51-53

    床上的泥娃娃──第五十一章

    “哈哈哈哈,三弟,听说那天你晕过去了。”上官望东不顾望西脸色难看,一径地打哈哈取笑他。

    他常想三弟的怪癖打哪儿来的?爹娘粉正常,生下的几个兄弟也粉正常,只有老三怪癖多如牛毛。能忍受他的只有丫鬟级别的女人。帮他找个小丫头,他偏偏不领情,成天和自己对著干。这年头大哥真苦命!逮著机会当然要好好嘲笑他。

    望西冷冷地提醒他,“你再笑,我不负责招待你的贵客,你自己看著办吧!”

    “呃,我不笑就是,人都在大厅等著了。枉费我扔下一堆公事,陪你们增进感情。毕竟,你们三天後要成亲。”不跟著他们看看,兄弟间的笑料少粉多耶!

    望西确定他是故意的,明摆著逼他承认小奴的身份。哼,他偏不如他的意。“三天太快,仓促迎娶,恐怕人家不乐意。”

    上官望东一手搭在望西肩膀,笑嘻嘻地说:“能嫁入上官府是她多少辈子修来的福气,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再说,三弟,你难道不相信大哥的能力和上官府的财力?三天,我会给你全国最盛大的婚礼,包你这辈子难忘!其它的,你不用管,专心和白家小姐增进感情。你不用害羞,我一旁撮合。”他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兄弟二人进大厅。

    “哎呀,说曹,曹到。白小姐大驾光临,寒舍篷壁生辉。”上官望东夸张地说客套话。

    上官府算寒舍,敢情别家的府第就是茅草搭的?

    上官望东的客套话,加上他亲自出面,给足白香香面子。她识抬举地说道:“上官大哥见笑,白家小门小户,上官大哥多照顾。”

    “哪里,哪里。蒙白小姐不弃,看中我家三弟,今日让三弟带白小姐四处游赏寒舍,可好?”

    正中下怀,求之不得。上官府家大业大,建的园子也和别家的不同。不来上官府,不知道什麽叫开眼。白香香想到三日後成为上官府庞大家业的主人之一,不由娇笑道:“有劳三公子!”

    ======================

    恩,上官府的园子果然致,但是,她今日不是来逛园子的。白香香粉郁卒地想。

    她特地遣走贴身丫鬟,目的是独自与三少花前叙情,大少干嘛不识相得一直跟著?还老是恬著脸笑?难道,他也喜欢她?呜,美丽是过错,谁让我喜欢的是三少,我嫁入府变成你的弟妹,你何苦对我痴痴不已?

    白香香沈迷在忧郁、凄苦的少女心事中,没有注意男主角不耐烦地走掉,现场只剩她与大公子。

    “白小姐,何以对我三弟锺情?”和闺阁千金说话真麻烦,文绉绉地。还是对著瓷器舒服,上官望东暗忖。试探她对老三的感情深道何种程度,以防三日後婚事不成好弥补人家受的伤害。

    不料,白香香误以为他终於……,“上官大哥,虽然你很好,但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对三少一见锺情,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你还是另寻他路吧!”恩,对,她记得某本书上,相同场景的女主角是这样回绝男主角兄弟,而男二号会沈痛地说……

    上官望东沈痛地说:“好,我明白了。”他心痛地想,大笔的道歉礼金跑不掉了啦,老三你拿什麽赔给我!

    咦,他怎麽觉得花丛里有人?

    仔细一瞧,原来是老三的小丫头在偷看。也难怪,上官府举办的相亲大会要是连府里的下人都不知道,传出去岂不是笑话?他何不趁机刺激小丫头,让老三中招。说不定,三日後换新娘,可以节省一笔开支。上官望东的小算盘拨弄得啪啪作响。

    “白小姐,令尊有多少个姬妾?”

    白香香怔一下,他怎麽不按书上写的往下说呢?

    “十二个。”

    “若是你的夫婿有十二姬妾,白小姐能忍受吗?”循循善诱是上官望东的拿手好戏。

    “呃,上官大哥的意思是……”

    “三弟若在你之前已有一妾,白小姐还会那麽坚定地嫁给三弟吗?”

    白香香一副恍然明白的神情。哦,试探我对三少的感情,你好趁虚而入吧!没关系,书里多的是二美侍一夫,其乐融融嘛!应该这麽回答……

    白香香低顺眉眼道:“没有关系,香香愿与妹妹共侍一夫……”

    床上的泥娃娃──第五十二章

    心碎神伤,燕泥跌跌撞撞回到西园。

    主人娶亲是迟早的事,可是,她偏偏看不开。

    那位小姐看起来心肠很好,不嫌弃她跟随主人。主人和小姐在一起最好不过。

    润月姐姐说她爱上主人,既然说出口的爱会烟消云散,那她告诉主人,有个小笨奴爱上他。之後,离开主人,情消爱散。

    她唯一遗憾是的没有为主人披过嫁衣。

    望西办好事,回到西园就见燕泥笨手笨脚地缝衣服。

    “干嘛呢?”

    燕泥不抬头,专心致志地赶制自己的嫁衣,“绣鸳鸯。”

    望西从背後拥住她,爱昵嗅闻她颈间幽香,“笨手笨脚的,交代绣房不就行了。”

    燕泥的右手伤好後,手虽然还能运用,但是做这种灵巧的针线活却是困难重重。望西线路线脚扭歪得厉害,思及自己造成,怜惜悔恨之情溢於脸上,嘴头却故意揶揄。

    燕泥瞧不见他的表情,只道是他嫌弃自己的手,心中隐隐难过,淡淡说道:“我偏喜欢穿自己做的……,哎呀,主人,你别动,又歪了。”

    望西故意捣乱,因为她的动作让他瞧著实在碍眼,仗著人高马大,抢过绷框高高举起,笑道:“颜色太俗,不适合你。换一匹颜色好看的布再做衣服。

    他没有别的意思,纯粹觉得红晃晃的颜色不适合她,她应该配清清爽爽的浅色衣服。谁知,一句话扯动她的心事,惹得她嘤嘤咽咽地流泪。

    “哎,你哭什麽?”不就是布匹的颜色嘛,换一匹就是了,值得她掉眼泪吗?

    燕泥不语,一味轻泣。

    “别哭,还给你。改天你给我做件里衣。恩,缝得实在丑,害我只能穿里面。”他把绷框还给她,替她拭泪。

    燕泥破涕为笑,“真的?主人喜欢什麽颜色的?”她打算在走之前,再赶制一件里衣。

    “你觉得什麽颜色好就做什麽颜色的。”

    “那……红色的……,主人能不能接受?”刚好可以和她的嫁衣相配,了结心愿。

《床上的泥娃娃最新章节》《床上的泥娃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