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漫花之舞

番外

    漫花之舞番外一甩不掉的牛皮糖

    发文时间:3/820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师妹,日后记得常常写信过来。”

    三师姐抹抹脸,含着眼泪又塞了两个大白馒头给我。

    “就是啊……要是在外面过得不顺心,剃个头也还能回来。”

    五师姐从怀中出一个皱巴巴的小布袋,将里面仅有的两枚铜钱倒出来塞到我掌心里。一边紧紧握着我的手,一边恳切的对我说。

    “放心,青瓷庵会一直是你的家!”

    其它的众姐妹也纷纷点头,每个人脸上都充满了不舍却又一副鼓励的神情。

    “唔……”

    我有些尴尬的望着众人,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再扭脸看看师傅,却见她还是像当日将我捡回来时慈眉善目又一脸淡然的模样。只是笑,并不言语。

    “咳……”

    这一下,轮到我汗如雨下。

    要说这青瓷庵可真是个奇怪又充满爱的地方,一面大开方便之门,来者皆曷客。只要你想,只要有缘,都可以随时随地在此出家修行。

    人进了这庵门,就有人带你去沐浴更衣,换上青灰色的僧袍,而后转入大殿将头发一落,便是礼成。从此庵门外是波涛汹涌还是鸟语花香都不再与你有关。

    另一方面,每个人每隔三个月便可以出庵下山一次。不会有人过问你去哪,更不会有人好奇你去干了些什么。师傅经常教导我们说,佛选的弟子不会像攥沙。沙子这东西,攥得越紧便会流失的越快,不得长久。

    而是要像鸟。

    隔一段时间就要打开笼门放飞一次,让它回归蓝天。如果飞回来了,就证明尘缘已尽。看尽繁花还是尘埃落定。这便是真正的佛缘。如果不再飞回,那既是尘缘未了。命运将会带领它去它应该去的地方,也不必强留,互生烦扰。

    这么多年以来,有的人出去了又回来,有的人来了却走了。来来往往,往往来来,都是定数,也都是无常。

    现如今,轮到了我。

    “你们……”

    额角有青筋在隐隐抽动,我垂下眼睑忍住咆哮的冲动。心里想着,你们这帮家伙就是认准了我不会再回来了是吧。

    这三个月以来我有吃吗?我有开杀戒吗?我有不守规矩吗?

    该落发落发,该念经念经,我明明很规矩很本分的做好一个尼姑。不就是因为隔三差五有男人找上门来吗!!那又怎么了?!

    我明明什么都没答应说……

    “莫言──”

    就在我垂头丧气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师傅终于开了口。

    “师傅……”

    我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忽然变得很酸涩。

    尘缘未了吗──

    呵呵。

    谁说不是呢……

    其实我心里是怎么想的面上早已表现出来了。所有人都明白的事,只有自己到现在还嘴硬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承认罢了。

    “莫言,你此一去,我们多半再无相见之日。为师只告诫你一句话──”

    “师傅请讲。

    “已经发生的事,无论对错,莫再执着。今后的路还长,还是要开心才是。”

    “是……”

    我鼻子一抽,边落泪边用力的点头。

    道理其实是一样道理,这些我也都早就明白。只是做不做得到永远都是另外一回事……

    然而,原本再简单不过的道理,被师傅这样平铺直述的说出来,却还曷别有一番禅意。兴许是我从小就缺少母爱缘故,无论是她还是织娘。只要是年长的女对我说出贴心的话。都能听得我心里暖呼呼的,宛如冰天雪地里有人为我裹上一床热被一般。

    这个世界上,没想到,竟然是相识最浅的人最为懂我。

    “那莫言就下山去了,各位师姐师妹多多保重。”

    再是不舍,也终须一别。

    我认认真真的给师傅磕了三个响头,又跟众姐妹们一一拜别。最终,带上自己在青瓷庵生活时用的一点东西,便转过身走出了那道年久失修,一推就会嘎吱嘎吱响的木门。

    包袱里本来轻轻地,却被大伙儿塞得很重。谁说入了佛门既是出尘,大家同在一座屋檐下修行,谁又能说这些不是缘分,不是七情。

    “怎么这么久,我快要冷死了!”

    庵门前的大槐树下一个人影倚在那里,嘴里叼着茅草正是不耐烦。见我出来,才眼前一亮又紧跟着皱紧了眉头噌的一下就窜到了我旁边喋喋不休的抱怨。

    “啊,你还没走啊。”

    我懒得看他,只觉得这初秋乍冷的天气让人难受,忍不住将身上单薄的青灰袍又拉紧了些。

    “你什么态度啊,小爷怎么说也等了你三个月。你现在就用这张脸来面对我,对得起我这份心意吗?”

    男人气结,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怒气冲冲的表达着他的不满。那样子活像一个讨债鬼,而我不幸就是那个欠了他八百吊钱的可怜人。

    我停住脚步,冷冷的别过头一点一点的打量着他。

    “柳……哦不,慕容兄。敢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啧啧。

    我有时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于快要怀疑自己的记忆。

    印象中的柳砚,应该是个威风凛凛一脸官威的傲慢男人。平生说话只会阳怪气,不是带着命令就是带着威胁。哪会像现在,恢复了原身连格都变了。整天别别扭扭,没事儿就来尼姑庵里捣乱砸门还偷东西吃。

    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一个沅唯九还不够,又派他的师弟继续折磨我……

    “你!”

    白皙的脸庞已然涨的通红,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瞬间变得幽怨起来。

    “你明知故问!”

    “不好意思,我是真不知道,麻烦您明说。”

    “是你把我害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本来我不是皇帝也跟九五之尊差不多。现在搞得一无所有,还差点被全国通缉。所以从今往后,你到哪,我就到哪。你要对我负责!”

    他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那样子恨不得将我嚼碎。

    “谑……”

    我用力甩了几下,却甩不开这个人的禄山之爪。

    “您可别这么说。你那结局本就是自找,再说了,我只是一个小尼姑而已。每天青菜豆腐自己都养不起,更别说你一个大活男人了。我劝你赶紧找地方投胎吧,省的跟着我变饿死鬼。”

    “嘿嘿……”

    不知为什么,提到尼姑两个字,慕容岚原本黑着的表情忽然变的得意起来。

    “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生死相许’的。再说了,你已经不再是尼姑了,休想骗我……”

    “诶?谁说我不,我下山转一圈过两天就回来了。”

    我翻了个白眼,不屑他的论调斩钉截铁地说。

    “哦?是吗?那你的那些尼姑姐姐,尼姑妹妹们都在干什么呢?”

    “啊?”

    我没听懂他的话,正纳闷间不经意的一回头。却看见一干姐妹们都聚集在大门边,望着慕容岚拉我的胳膊的样子,全部都是一副“你一定要幸福啊”的表情……一下子差点没气出内伤。

    “看见了吧──”

    耳朵痒痒的,忽然有热气吹了进来。

    我打了个寒战,却推不开紧紧靠在我身上正亲昵的跟我咬耳朵的男人。

    “连佛门弟子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以后咱俩相亲相爱,天涯海角生死相陪──”

    “……”

    我靠!

    等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漫花番外二永远的永远

    发文时间:3/1320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志得意满,我却无心恋战。

    一个人背着包袱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简直是以飞奔状态只想迅速下山。可是这慕容大哥却悠哉悠哉看似不紧不慢,却永远都在我十步范围之内。到头来只有私一个人急得满头大汗,他却像是来观光的一般,笑容愈发灿烂。

    “神经病,你别再跟着我了!”

    忍不住暴躁起来,我怒气冲冲的回头大吼。

    “不可能,以后天南地北,我们夫唱妇随。”

    他不慌不忙的伸出一食指在我面前讨厌的摇晃了两下,脸上写满了拒绝。

    “,谁跟你夫唱妇随!看我好欺负你吃定我了?!”

    我恶语相向,露出尖利的牙齿。

    谁知男人听后不仅不生气,反而挑起眉毛含情脉脉的望着我,眼神愈发的温柔……

    “亲爱的……我已经很久没吃你了啊……”

    “靠──!!”

    我终于崩溃,掌心向上,无语问苍天。

    “怎么了嘛……”

    慕容岚咻一下粘过来,故作亲密的揽过我的肩将我抱在怀里。一张白嫩的脸撒娇般的埋在我的颈边轻轻的蹭着。

    “人家就是很久没有吃了啊……好想吃,怎么办……”

    感觉到自己已经起了一身的皮疙瘩,我嫌恶的瞪了他一眼,死命挣脱他的桎梏而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

    “你省省吧,我跟你,没可能的。

    “为什么?”

    见我完全没有说笑的意思,男人原本半真半假的调笑表情也收敛了起来。追上来一把扯过我的胳膊,不甘心的盯着我逼问。

    “……”

    我看着他,不知为什么,心里有股浓浓的苦涩开始顺着喉咙往嘴巴里面泛,吞不下又吐不出。

    眼前的男人眼神澄澈,表情诚挚。这样清瘦白皙的人儿,就像是个赶考的书生,哪里还有昔日海防总督的半点气势。

    他不再是柳砚,我大可以将他当做另外一个人。而慕容岚也的确不再是柳砚,或者说,柳砚也不过是扮演出来的一个人,从没有真正的存在过。

    “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你觉得我还能重新过正常人的生活么?”

    我苦笑,男人先是一怔,随即陷入沉默。

    过了好半天,他才像是要试图说服我一般,不死心的对我说。

    “为什么不能,现在你也自由了,我也自由了,我们完全可以将过去全部翻过,到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

    “海棠,看在神明的份儿上,你才二十岁。以后的日子难道不过了?你想怎样?自杀吗?”

    “死……?”

    我茫然看着他,最终摇了摇头。

    “不,我不死。”

    不是没有自杀的理由,事实上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的确是生无可恋。然而从小在海贼船上长大,经过那么多次生死沈浮,求生意志已经成为了本能。我宁愿苟生,也不愿好死。

    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慕容岚表情放松下来,神态也温和得。

    “那就好好活着,跟我一起!”

    “不行啊……”

    我是摇头。

    “我了,什么都给不了你再说你又图我什么呢?你不是也说,我害你没了一切。你跟我在一起,一辈子都将一无所有。”

    我指的是心态。

    二十岁,多好的光景。可惜我已经没有了这般享受的心情,对一切都丧失了兴致。我害怕,害怕欺骗,害怕受伤,甚至害怕所谓的爱情……

    试问一个没有欲望只剩下恐惧的女人,如何不苍老,如何能重新开始──

    “你说什么笑话呢……老?”

    他不信,森然笑道。

    我也笑,没有再开口。

    “海棠……不跟我在一起,那你又要如何?”

    ……

    想了半天,我才喃喃的说。

    “想去别的地方转转呢,显国这么大,我只来过中州。也许去了其它地方,会有新的际遇。也许,也会有所谓新的开始……”

    慕容岚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要哭了,俊美的外貌也掩饰不住他的悲伤与失望。隔了好半天,他才像是原本不想说,却不得不说一样,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陈述。

    “就算你本不在乎我,那云家兄弟呢?他们对你死心塌地,一往情深。不是说还要解救他们吗?不然的话你为什么心甘情愿被我威胁到现在呢?”

    “我失了势,苏丞相当堂悔婚,云鹤影本就没娶他的女儿,现在还是老光棍儿一个。更不用说他那倒霉至极的兄弟,半路上被山贼劫了新娘,至今宁郡主还下落不明……”

    “他们都没有和别的女人成亲,都还想着你。你呢?就这样狠心也弃他们不顾么?”

    他特意强调了“也”字,是对我无视他自己的控诉。

    而我在听到这些名字之后,第一反应先是茫然。因为我想不起来,真的快要想不起来云家兄弟的长相甚至是姓名了……

    等我记起来之后,只觉得一双眼睛又开始变得模糊。眼泪先是在框框里打转,而后大颗大颗的掉下来。

    “云鹤影……云征月……”

    我难受的蹲了下来,先是小声抽泣,而后开始放声痛哭。

    慕容岚呼出一口气,没过多久便也跟着蹲下来将我紧紧抱在怀中。

    “不要这样,不要自弃……我们去找他们好不好我带你去找他们,把想说的话想做的事都搞清楚。”

    番外三扮猪吃老虎的学问1

    发文时间:3/2220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没想到慕容岚真的会言出必行。等我哭得差不多了,这家伙就板着脸自顾自的在前面带路,说是一定会把我送到云家兄弟那里。

    “嘎!!”

    眼见男人一脚又踢飞了一个石子儿。看得出他闷闷不乐,所有的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最重要的是──妈的,我做错了什么啊!干嘛像忽然欠了他八百吊钱一样!

    “好了,就送你到这里吧。受我的牵连云家最近生意不太好,铺子关了好几间。现在他们都在城南的那间总铺打点,你去那里找就好。”

    指指前面,他一副已经完成使命的样子。

    “哪、哪里?”

    听了男人的话我举目四望,却见这才刚到山脚下,周围除了石头就是树。别说城南,就连城都没看到……

    “往前走三十五里地左拐左拐再右拐就到了。”

    他哼了一声,蹲下身去看蚂蚁搬家。

    ……

    “你是在逗我吗……”

    我额角青筋直跳。

    “干嘛啦!我冒充了这么久他们的表哥再送上门去不是找死吗?你眼里只有他们,怎么不会为我想想。我多可怜啊,什么都没有了,你也不要我……我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好吗!”

    我靠……

    这家伙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若不是他野心那么大搞出这么多事情来,现在大家也不会搞成这样。

    “那你说现在要怎样?我是路痴,一个人肯定找不到地方。”

    抬头看天,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好多乌云。这时慕容岚站起来,忽然凑近我的脸,眨巴着大眼睛轻轻的说──

    “要不这样吧,看这意思一会儿肯定会下雨,咱们今天赶不到了。不如先找个小旅社住下,赶明儿一早我乔装一下再送你去那。如何?”

    身上忽然有些发冷,再一细看男人似乎笑得很邪。我不由得警惕起来,刚想拒绝却不料头上劈过一个响雷,这雨真说来就来。

    “那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缩着脖颈躲避那些冰凉的雨水,事到如今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慕容岚见我同意,看上去十分开心,当下积极的脱下外衣罩在我俩头上并肩开始寻找旅社。

    也别说,真不知道是我在这山上修行了三个月还是他。一直住在尼姑庵里的我其实对着山上的花花草草都不甚熟悉,而这家伙却像是老马识途一般,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歇脚的地方。而那店小二对他竟然十分熟稔,亲切的叫着“慕容大哥”没过多久就安排了一间最好的上房与我们休息。

    “来,多吃点这个,这家的蛋羹蒸的特别嫩,你吃了这么长时间萝卜青菜,现在可得好好补补。”

    一边殷勤的往我的碟子里拨着菜,男人一面温情脉脉的对我说。

    “……”

    我犹豫了一下,知道他没安好心却还是屈服的将食物送进口中。品尝到鲜味儿的那一剎那眼泪差点流下来。

    师傅对不起……

    我果然不是当尼姑的料,还没过一天就叛变了。

    “还有这个青菜,都是自栽自种,非常新鲜。”

    他又给我夹了一筷,看我吃下时表情满足的像填满了自己的胃口。

    “我说──”

    一边眯眼咀嚼着青菜,我一边挑眉看着他。

    “你怎么对这儿这么熟?”

    “因为我常住这里啊。”

    他笑嘻嘻的说。

    “所以──”

    “之前你站在尼姑庵外七天七夜等我还俗的样子都是假的咯?其实你半夜就偷跑到这里来睡觉,第二天再装作好像没离开的样子对吗?”

    “……”

    被发现了。

    “骗子!”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别过头去不再理他。慕容岚自知理亏,一时之间也不敢多言,只能像只小田鼠一样默默吃着自己的饭将两腮撑的很大。

    番外四扮猪吃老虎的学问2

    发文时间:3/25201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吃过饭,我叫小二提水上来洗澡。

    日子好像变得简单起来,吃饭、睡觉、洗澡……不用担心什么国家大事,更不用在意谁又假扮了谁,谁要取悦于谁,谁被谁威胁,谁又为谁而倾倒。

    剪掉头发之后就连洗澡也变得更容易一些。我泡在水中,有很长一段时间只觉得十分茫然。回想过去,似乎有什么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再转念一想,又像是什么都没变。千头万绪,化作世间规则──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想什么呢,一个人傻乎乎?”

    就在这时,慕容岚光着上半身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棉巾纳闷的问道。

    “没什么……咦?你要干嘛?”

    见他一副要与我共洗鸳鸯浴的模样,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洗澡啊。”

    他耸耸肩,理所当然的将棉帕丢进我的浴桶里,而后毫无顾忌的开始解下半身的衣物。

    “喂喂喂!这是耍流氓知道吗?我还在洗呢!”

    “没关系啦,大家那么熟。”

    “喂喂!!把裤子穿上啦!!变态!你不要钻进来!!!啊啊啊啊啊啊!!!!”

    完全无视我的抵抗,男人轻吹一声口哨光荣脱下最后一块布料,就这么清凉的“噗通”一声坐进了还有我在的浴桶里。

    “哗──”

    “水温刚好,真舒服。”

    捞起已经浸湿的棉帕享受的盖在脸上,慕容岚老神在在的靠在浴桶边上幸福的叹出一口气。

    “我……靠……”

    原本就不大的圆形空间此时显得更为狭小。他的腿碰到我的腿,他的胳膊就快够到我。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体还跟我泡在一锅汤里,这是什么情况啊!

    “靠什么,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说话总这么鲁?”

    撩起一捧水花泼在我脸上,慕容岚掀开帕子斜眼看我,“啧啧”的斥责了两句。

    我几乎气晕,再加上水的热度只觉得四肢无力,连回泼他的力气都没有。就在这时,男人伸出一只手来握住我的肩膀,人也慢悠悠的向我靠近。

    “海棠,要不要我帮你擦背啊?”

    他笑得灿烂,我警钟长鸣。

    然而还没来及拒绝,人已经被他整个翻了过来压在桶沿上。浸湿的丝瓜络随即擦上了我的背,慕容岚一下一下当真认真的帮我洗起后背来,专业程度简直媲美雇来的小工。

    “呜……呃……呃……”

    男人力气有点大,但正因为疼才去火。我挣扎了一阵最终还是屈服的老实趴着。真也别说,他搓的我舒服极了,渐渐浑身酸软,热汗腾腾几乎有了睡意。

    “海棠……”

    不知不觉间,后背上丝丝的痛感逐渐消失,取而代之却是男人手掌温热有力的按摩。

    “啊……?”

    我迷迷糊糊的应着,半梦半醒之间也没空多心。可是那双手却在我身上越越往前,到最后只听慕容岚难耐的喘一声。整个人忽然贴了上来把我的裸体紧紧抱着,下半身那硬物直顶我的两股间不停猥亵的来回磨蹭。

    “我靠!你干嘛!”

    他这一动我完全惊醒了,脑袋滑入水中猛灌了好几口洗澡水却顷刻被他提了上来虾米式的按在浴桶边屁股高高的翘着,头却倒栽葱似的冲下。

    “好久没做了,你就喂喂我……啊……”

    他连哄带骗,不给我拒绝的机会田鼠瞬间变野狼。两只魔爪放肆的捏着我股上的,将我的掰开,挺着就要往我内入。

    “靠!!!!”

    我然大怒,拼命挣扎。

    好不容易借着桶倒了的会连滚带爬的出火坑,却不料这家伙看似清矍纤瘦力气倒不小。很快又不死心的上来一把将我在地上,扭成古怪的姿势跪着,硬生生的从后来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

   
《漫花之舞最新章节》《漫花之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