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傅津文

    大学的生活很新颖,学生在军训时就已经互相了解的差不多了。军训完後,大多皮肤都会黑上几分。所以翩绮分外白嫩的翩绮坐在班里就分外的抢眼。

    当然,翩绮本身就分外抢眼。

    很多人都听说古筝公主回来自己的班,但是在军训的时候没见到,还以为是玩笑。

    隔行如隔山,普通人也许还不知道翩绮在音乐界的名头,但这个班里都是音乐生,所以都认是翩绮。佩服的有,嫉妒的有,翩绮都没放在心上。

    翩绮的课不少,但翩绮还是挺喜欢上的。

    有课就来学校,没课就回家。所以,至今开学一个多星期了,翩绮认识的班里同学不足五名。

    翩绮觉得换了学校也没什麽不同,只是学的内容翩绮更感兴趣一些。只是有一点不顺心,翩绮看向正走向自己的男生。真是有一种想扶额叹息的感觉。

    “翩,翩绮,中午了。你想去哪吃饭啊?我知道一家德式餐厅,我们可以一起去试试”傅津文已经是锲而不舍的来邀请很多次了。前几次用伊遥挡住了,今天伊遥去给他哥哥庆祝生日了,一天都不会回来。而且翩绮不想再继续被纠缠了。

    翩绮觉得自己的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傅津文显然是不懂的知难而退,这让翩绮很为难。以前的男生,只要拒绝几次邀约,就会知难而退,也有撂下狠话说永远不会放弃的。但通常过一两天就会不见人影。

    看看满教室看好戏的人,翩绮的教养是不能让人当众下不了台。“那就走吧”翩绮淡淡的开口。

    “好,好。走,走”傅津文很绅士的为翩绮拉开椅子。俩人一块出了校门。

    翩绮勉强答应,但是并不知道,他们一离开,学校里就传开翩绮终於不抵傅津文的攻势,答应了下来。

    说起来,自从当初在学校门口,傅津文先去搭讪开始。人们就传说傅津文在追求翩绮,在经过这一个星期不间断的邀请之後,这个传言算是坐实了。傅津文算得上是经纬学校的校草。人长的帅,听说家里也是相当富裕。自己又是钢琴王子,可以说得上是才貌双全。

    除了在翩绮面前总有些拘谨,害羞。在别人面前也是风度翩翩不知迷倒多少少女,放在古代那就是一个翩翩状元郎。

    但让傅津文郁闷的是公主对自己不感兴趣。

    傅津文开车到了餐厅,将车交给门童。很绅士的下车带着翩绮去了餐厅。

    翩绮勉强点了餐,等待上餐的空当。傅津文特地为了现在准备了很多台词,但是一句都蹦不出来,一时气氛有点寂静。只听见服务员迎客的声音。

    翩绮沏了一杯茶,将茶水递给傅津文。傅津文紧张又高兴的接过。

    “请恕我直言,你约我出来是由什麽什麽事吗?”翩绮从小在棣覃的保护下长大,其实是有一些富家子的通病的。以自我为尊,认为世界都是绕自己转,他们聪明,优秀,但是并不是很会为他人着想。翩绮是,傅津文也是。

    所以傅津文就直接说了。他摆出自己最真诚,最温柔的一面“翩绮,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给我机会。。。当然,你不必现在就答应,你可以有一个考虑的时间。。”

    翩绮一直是淡淡默默的表情。傅津文却越看越是喜欢,特别是那淡淡的眉角,波光潋滟的眼睛,虽然不说话,但却像蕴藏着千言万语一样。让人止不住想去品读,想去了解。。。

    “对不起,但我不用考虑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翩绮还是淡淡的。翩绮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一个表情,不会让你太难堪,但也绝不是欢迎的语气。她的所有情绪好像都记在身边的几个人身上了。对待外人,翩绮连情绪都不会有很多。

    “不可能,从来没有人说过你有男友!他是谁?”

    “没有人说,并不代表没有。”翩绮的嘴角微微弯了一下“他是我爱的人”

    傅津文第一个感觉就是翩绮在骗自己,但是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只是说到哪人,就明显变得温柔的表情。。。

    “可。。就算你们是男女朋友,只要你还没结婚,我就可以追你。我并不一定会比他差”

    傅津文锲而不舍

    翩绮有些不耐,但还是忍耐着。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可是这样会让我困扰”

    “我只是想照顾你”傅津文表情有些哀伤,还有什麽是自己会让喜欢的人困扰更让人挫败的吗?

    “可是我不想让我男朋友以外的人照顾。”翩绮的话有些任性,但也是正理。

    傅津文无话可说,只呆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还该说些什麽。

    看着这样一个唇红齿白的小帅哥在自己面前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翩绮有些不忍。

    但是翩绮不想让人打扰自己宁静的生活,而且傅津文的纠缠让翩绮有点不对劲。以前不是没有这种人,但是消失的很快,翩绮一开始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次数多了,自然之道是棣覃做的。可现在棣覃是什麽意思呢?是不知道,还是知道却故意不管?如果是後者,那,是对自己厌烦了吗?

    翩绮一想到这,就有些沈不住气。也不再管呆坐着的傅津文了。

    “我想我还是先走吧”说完,不等呆滞的傅津文阻拦,就已经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外,傅津文却追过来了。

    “就给我最後一次机会,把你送回去吧。”傅津文说完,就去取车。翩绮就在门外等着,一会傅津文就开来了车。

    翩绮想了想,再拒绝不太好,就坐上去了。傅津文发动车,翩绮眼光划过窗外,却忽然定住。车外,正被女人挽住胳膊向里面走的人,不是南棣覃是谁?

    车已经发动,他们的身影一闪而过,翩绮急的往後看,却看不见了。傅津文发现翩绮的异常“怎麽了?”

    “没,没事”翩绮心事重重的坐回到位子上。她肯定不会看错的,那定是棣覃。但是,那女人。。。

    会不会是商业上的应酬?肯定是。翩绮想了想,又释然了,棣覃不会骗自己的。肯定是应酬。

    正开车的傅津文,转回去看看,当然什麽都看不见。但是刚刚翩绮的脸色整个都变了,肯定有事。想了想,还是说道“如果有什麽事,你可以跟我说的”

    “我没事,谢谢”翩绮又恢复了淡然。傅津文不在说话。

    一路无话,傅津文将翩绮送到家。

    因为这学期的课大都集中在上午,所起翩绮还是照以前的习惯,下去练琴。

    本来中午都会午睡会,但是今天怎麽都睡不着。

    翩绮一直想着棣覃和勾住棣覃胳膊的那个女人。

    棣覃在外面非常的儒雅。礼貌的让女士挽住胳膊那也是应该的。

    那棣覃对着那女人温柔的笑脸呢?

    棣覃在外面总是会温柔的笑的,只不过今天是对着一个挽住自己的胳膊的成熟女人笑而已。

    没有什麽大不了的。

    翩绮不断的劝慰自己,可内心总是会有个声音喊道:“不对!他们肯定有什麽。她从没见到棣覃挽住任何一个女人的胳膊。也从没见棣覃笑的那麽开心却不是对着自己。”

    不对,一切都不对。

    翩绮猛地掀开薄被,走出房间。房间内很静,没有什麽声音。大家都知道翩绮在午睡,不会上2楼来。翩绮光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走到棣覃的房间。虽然每晚都是两个人一起睡,但是翩绮并没有把自己的东西搬到棣覃的房间,是为了隐瞒蒋姨,还是为什麽,翩绮已经记不起来了。

    棣覃的房间很亮,翩绮对这房间已经很熟悉了。她走到床上,好像还有棣覃身上那种淡淡的棣覃身上特有的味道,是不是男人味啊。翩绮抱着被子打了个滚,心情有些开朗了。

    自己真是爱胡思乱想。翩绮躺了一会,睡意倒是慢慢上来了。翻了个身,眼睛正好看到棣覃这边的床头柜。

    脑子迷迷糊糊的想着,以前的那个房子里,棣覃的床头柜都是锁着的。现在的这个,翩绮从没打开过,不知道是不是也是锁着的。

    太困了,等睡醒再看看吧。想着想着,翩绮跌进了梦乡。

    作家的话:

    今天怎麽写都不顺,就先这样吧。

    嗯,这篇文也就10w字这样。快完结了。

    ☆、任茜

    翩绮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棣覃正坐在床上,。

    “过来”低沈沙哑的声音,预示着男人现在的心情。翩绮慢慢走过去,边走边吧浴巾接下,赤裸着做到棣覃的身上。

    俩人慢慢的接吻,棣覃很温柔的对待着自己。能感觉到吻到皮肤上的吻像一朵朵落下来的羽毛,轻柔,麻痒。

    翩绮渐渐沈沦,棣覃的唇在自己的脖颈附近梭巡,一只手按摩着胸前的柔软,一只手渐渐向下滑动。背後也有轻轻的抚慰。

    。。。等等。棣覃只有两只手啊,而现在,翩绮疑惑的转头去看,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赫然出现在自己背後。嘴里一条一米多长的舌头添上翩绮的背部。女人对着自己阴测测的笑“我们三人一起来吧”

    “不要!!”翩绮不可抑制的发出叫声,忽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头却碰到什麽坚硬的东西,没坐起来,反倒被反弹的冲力又撞回床上。

    “哎呦。。怎麽了?翩绮?”棣覃捂着眼睛从一边站起来。他今天下班早,回来看见翩绮还在睡,就想偷个香。谁曾想没亲几下,翩绮就忽的坐起来,劲还不小,把没准备的棣覃一下撞地上去了。偷香没有好结果啊。。。

    “爸爸,你没事吧?”翩绮回到了现实,是个梦啊。

    看看捂着眼睛很难过的棣覃,翩绮连忙把他扶到床上。

    “还好。你做噩梦了。”棣覃眼睛一会就好了。回到刚开始的问题。

    “嗯。。也没什麽。。。”翩绮模糊的回答两句,回头看看床头的表,才4点多

    “爸爸,你今天怎麽下班这麽早”

    棣覃将翩绮的含糊看在眼里,却并没有多说什麽。“今天工作少,特地早点回来陪你不高兴吗?”

    “当然高兴”翩绮还是有点担心的替棣覃揉揉眼睛。平常棣覃很少会早下班,倒是加班会经常有。

    “今天在学校怎麽样?中午饭吃得好吗?”棣覃状似无意的问道。

    “挺好啊,和以前一样。”翩绮下意识的回答道。心还在刚刚的恶梦中没回过来。

    “好了,快去换衣服,我们去外面吃”棣覃眼神闪了闪,却设麽也没说,只拍拍翩绮挺翘的臀部。

    翩绮点点头跑去换衣服。翩绮的衣服大多是棣覃挑选的。不得不说棣覃挑选衣服都是很合翩绮口味的,或者翩绮的品味都是棣覃养起来的。一条及膝的长裙,一件白色小外套,将翩绮姣好的身材勾勒的更加动人。

    棣覃看看越来越明艳的翩绮,眼睛不动神色的上下深深打量一番。

    真是想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爸爸,好了。”翩绮在棣覃身前转了个圈。白色的裙摆旋转出一个素雅的花圈。棣覃看着笑颜如花的翩绮,眼神不禁又暗了几分。

    “走吧,小公主”棣覃摆出标准的绅士姿势,翩绮挽上棣覃的胳膊。在挽上的一霎那,

    翩绮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棣覃神色不明的看着低着头的翩绮一眼。领着翩绮下楼,跟丁管家说了一声。坐上车,驶去市区。

    车开的很稳,翩绮坐在椅子上,棣覃就坐在旁边。翩绮看见车窗中棣覃的身影,以前的时候不好意思直视棣覃的面孔,只敢偷偷的在车窗里偷看。

    而如今,翩绮转头,看向棣覃英俊的面孔。。。。那在车厢半明半暗的灯光中,更显幽深的眼睛。那挺翘的鼻梁,薄薄的嘴唇,那双唇会温柔地亲吻自己,脸,脖子。。。。

    翩绮猛地又转过脸去,脸上已经火热热一片。

    棣覃看着翩绮脸上的红晕,满意的一笑。猛地低头在翩绮唇上偷了个香。翩绮受到突袭,急喘了一声,连忙抬头去看前面开车的王叔。看见王叔正在专心的开车,才放下心,娇娇的撇了一眼棣覃,低声道“别闹”

    棣覃刚想再说点什麽,前面王叔的声音传来。“先生,到了”

    “好的。”棣覃等车停稳,门童拉开了车门。棣覃下车,牵出翩绮,像一对走红毯的明星风度翩翩,光彩照人的相携走进餐厅。前面已经有人领路前往包间。

    不得不说,南棣覃和赵翩绮都是相貌比较出众的人,上天对这种人都是很偏爱的。棣覃和翩绮正是年龄最好的时候,俊男美女走到一起,更容易吸引人们的目光。

    这家餐厅的生意非常好,有时预定还不一定可以订上。大厅中还有一些人在等待座位,从休息间路过的翩绮和棣覃自然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基本上翩绮和棣覃是已经习惯这种目光了,施施然走进包间。

    这家店的包间是极其难定的,只为特殊的客人服务,可以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当然餐厅的饭菜肯定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而棣覃来却是理所当然的直奔最豪华的包间,因为这也是棣覃手下的一个分店而已。

    但这些是不需要翩绮知道的,可以说,翩绮对这些生活琐事是完全没有操过一点心的。棣覃将翩绮照顾的及其好,可以说,翩绮不好伺候,她对於人情世故,柴米油盐是完全不懂的。就如翩绮那超凡脱俗的外表一样,翩绮从没为平凡的生活事件操过心,像不沾人间烟火一样。可以说是一个完全不知人间险恶的千金小姐。

    她和平常的富家子一样,以自我为中心,极具自信。虽说不是人为世界都围绕着自己转,但是世界也绝对在自己不远。

    同时翩绮又和普通的富家子不一样。翩绮对物质并没有特殊要求,只要穿着舒服,吃着美味,翩绮就感觉已经很好。翩绮不追求名牌,不追求奢侈,不追求虚荣。翩绮是聪明的,不然不会15岁就全国巡演,翩绮又是倔强的。翩绮对任何东西都没有太大的欲望,除了南棣覃。

    南棣覃就是她从小到大的目标,那种混合了所有的感情的感情,翩绮也不知道那是什麽,但是她知道,绝不能离开南棣覃。

    翩绮从小没有太大的感情变化,除了南棣覃就是几个好友。翩绮唯一的愿望是跟南棣覃永远在一起,永远是多久,翩绮不知道,但是有生的每一天,都希望有他的陪伴。

    跟南棣覃在一起,干什麽都是高兴的。

    愉快的晚餐进行到一半,翩绮要去一下洗手间。翩绮只是像仙女,但毕竟只是像。

    到了洗手间,翩绮却遇到一个意外地熟人─-任茜。

    “任茜,你回来了。”翩绮打了个招呼。只不过几个月没见,任茜却好像突然成熟很多。不再是原先那个张扬的女子了。

    “啊,是啊。前几天刚回来。”任茜有些尴尬。任茜有些不知道该说什麽,该说的在邮件里都说了,回国也没通知一声,现在突然碰见。

    “你什麽时候订婚,记得通知我。”翩绮到没觉得有什麽。

    “嗯,到时一定通知你。”任茜也慢慢舒展开神情。两人又聊了会天,约定以後见面再聊。

    翩绮回到包间的时候,棣覃再打电话,见她进来,没说两句便挂了。翩绮也没在意。

    吃晚饭,翩绮和棣覃一起出去,正好看见任茜和朝祈俩人一起坐到一辆车里,车很快就开走了。

    “还想去哪里吗?”棣覃低头温柔的问。华灯初上,现在回家还太早了。

    “我们去看电影吧!”翩绮突然想起他们还没有一起看过电影。听说情侣都会去看电影。他们还没有去过,虽说家里有全息的三维成像影院,但毕竟不是电影院。电影院既然能流传这麽对年,肯定有它独到的地方。

    而且翩绮对於酒吧,舞厅这些地方都没有去过。她在电视里也看到过那里噪杂的情景,翩绮对於那种连说个话都需要喊得的地方,实在没有兴趣。

    “好”餐厅里明亮的灯光照到棣覃的侧脸上,烘托出奇异的温柔宠溺。

    棣覃也是从没到过电影院的。买了票,两人随着人朝进了电影院。棣覃买的是大厅的票,并没有买包间的票,那样还和在家里看有什麽区别?

    是一部最新的电影,讲的人类移植外星时,人类与当地居民的爱情。最近一直在宣传,听说很感人。翩绮倒是没有多大感觉。

    电影院里的人还挺多,大多数是情侣,旁边都是人。但翩绮耳朵比较尖,还是听到一些呻吟声,作为已知人事的少女,翩绮听着有些脸红。手边突然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是棣覃。

    椅子下,棣覃的大手紧紧的握住翩绮的小手。,翩绮不好意思让旁边的人看见,但是这样秘密的一牵,翩绮却止不住的心里一甜。明明什麽都做过了,棣覃在床上特别的狂野,什麽都做得出来,可现在,只单单这一个简单的牵手,翩绮也不知道为什麽就这麽高兴。

    翩绮心理暗暗唾弃自己。真是没出息,可唇瓣却止不住的的裂开一个动人的弧度。

    在这个电影院里,在这漆黑的环境里。没有人会认出他们,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禁忌关系。他们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看着电影,牵着手,偶尔互看一眼,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忽明忽暗光线下,满脸笑容的自己。

    翩绮慢慢将头枕到棣覃的肩头,乌黑的发垂在俩人的身上,棣覃将挡住翩绮侧脸的发拨开,在侧面上轻轻印下一个吻,这时不需要说话,两人紧紧沈溺在这种温馨的气氛中。

    ☆、订婚

    今天的天气很好,算得上秋高气爽。教室前面的老教授还在讲古音乐历史,千年前的贝多芬,着名的小提琴之父。这本是翩绮很感兴趣的课,但今天,翩绮看看前面的电脑成像图书,却总是心不在焉。

    最後还是转头看向窗外,这所大学的建筑群非常的高,好像与天空接壤一样。蓝色的天空像一只透明的蓝色瓷器,偶尔点缀一些白云,和几只西去的大雁。已经秋天了,就算看不见楼下的树木,翩绮也知道他们的叶子已经泛黄了。

    翩绮所在的音乐班也蠢蠢欲动,秋天容易让人悲伤。所以班长决定近期举行一次班级聚会。班级自己凑钱到大饭店海吃一顿,翩绮对这种活动是不感兴趣的,也不准备去。

    而这个季节,却正是摄影系的学生们倾巢出动的时候,悲风画扇的秋天会让他们有无数的灵感。但是伊遥却无法参加了。

    伊遥和他哥哥的事情被发现了。

    翩绮是知道伊遥在他哥哥生日那天给他单独过生日的。至於怎麽过的,翩绮是不清楚,只知道那天他们很激动,激动之余,警惕心就放低了,於是被於父於母逮个正着。

    好像是伊遥和余邈杉一起出外庆生,然後俩人回家时,没忍住,还没开开房门,就在门外亲上了。谁知道,房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正是余母。

    好像是余母和於父来给余邈杉过生日,想给他们一个惊喜。明明见两人早上了电梯,却一直没有进门,余母有些担心,开门查看。谁曾想就看见自家女儿与儿子在门外热吻。儿子的手还伸到女儿的衣服里了。一时三人都呆住了,连後来过来查看的於父也被惊住了。

    连一个过渡都没有,就这样直接暴漏到父母的眼前。

    於家这下算是乱了套。

    余母是一个很温柔贤淑的女子,结婚那麽多年从没和於父红过脸,对待余邈杉也是当成亲生的一样对待。这次却直接将於父和余邈杉骂个狗血喷头,拽着翩绮的手要离开於家,而且和於父离婚。被於父千拉万阻,才没有离成。

    但是把伊遥软禁在家里,不许两人见面,余邈杉现在连家门都进不了。於父因为受到牵连,也没法给儿子说好话。事情就这样一直僵着。

    别人的家务事,翩绮是无法插手的,而且翩绮也没办法。现在最主要的关键是说服余母,可谁知余母却是一点话都听不进去。

    伊遥偷偷给翩绮打个电话,还没诉完苦,就被於母打断,於母强行夺过电话,听到是翩绮才稍微缓和一下语气,但也没多说,一会就挂断了电话。

    翩绮就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伊遥的消息了。还记得以前伊遥说过,羡慕自己只要和棣覃在一起就好,也没有什麽人能反对。当时还不觉得,现在一比较。本来就是禁忌的感情,还有这麽多的阻拦,要想在一起,全靠两人的感情来坚持。真的是很不容易。

    翩绮看看窗外悠闲飘过的白云,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这边翩绮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时候,全教室大多数人也是心不在焉的。

    翩绮本就在班里比较特殊,因为她的水平比学校里教课的老师还要高出一大截,所以这些教授啊,老师啊之类的对她都是有着三分放纵的。甚至有的还会请教翩绮一些演奏上的知识。而对於一部分学生来说,翩绮就是个传奇。她本身容貌出众,才华横溢,又有傅津文这样的白马王子追求。所以翩绮可以作为大多数女生的偶像存在,而且翩绮不会与男生有什麽黏黏糊糊的关系,翩绮在男生女生心目中的形象都不错。

    而今天,这位女神,却对着窗外发呆。本来音乐历史课就没几个人感兴趣,所以自然就更加注意公主的动向。

    谁知公主今天也是心不在焉,难道是和最近很低迷的傅津文有关,最近傅津文都是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听说公主答应王子的追求了,难道是吵架了?但是,不得不说一句,公主对着窗外发呆深思的样子也好美啊!!这是大多数人的心声。

    教了许多年学的教授看看对着窗外发呆的翩绮心里也是嘘了口气。这门课平常都没什麽人听,但翩绮每次都是听得很认真,整的已经7、8年没仔细背过课的老教授每次上课时都会有些紧张,教授心理压力很大啊今天总算是能松口气了。

    悦耳如流水泄地的声音响起,惊醒沈浸在自己思维中的翩绮。已经下课了吗?

    翩绮回神,收拾了一下包,看看班里没什麽人动,好像都在低头努力学习。教授轻快的笑笑,已经走出门了。翩绮看看乖乖的同学们,疑惑的走到班长面前。

    “没。。没,我再看天空,天空!”班长看看周围同学们同情的眼神,结结巴巴的紧张说道。内心哀嚎: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公主看到发呆,为什麽只找我啊?

    什麽意思?翩绮不知道班长在嘟囔什麽。“不是说要去聚会吗?我这几天有点事不能来学校,所以就不去了。”

    “哦。。好,好的。我知道了。呵呵。。呵呵呵。。”

    “嗯”翩绮道点点头。不在管奇怪的班长,刚来的时候,这个班长看着也挺正常的啊,这是怎麽了?最近一段时间,好像人人都挺奇怪的。

    今天就只有这一节课,翩绮便拿上包径直走出教室。

    等翩绮出了门,班长才醒悟,自己竟然没有劝说一下公主,公主说不去,就不去了。哎呀呀,那人说了,一定要公主去才会给他们赞助费,让他们去一流的酒店庆祝。而且说公主一般不会拒绝的,这可怎麽办啊,还是的等见到公主的时候劝说一下公主啊。班长还在捉摸的时候,翩绮已经走出了学校大门。

    老王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走吧,去任茜家”老王启动了车。

    翩绮到不是因为不想去才说的,而是因为真的有事。翩绮是不爱说谎的,不是因为说谎不好什麽的,纯粹不屑於说谎。

    任茜已经给翩绮发了请帖,还给南棣覃也发了一封。订婚宴会在三天後举行。今天翩绮过去是帮任茜看看要穿的衣服怎样。其实这些都有专门的服装师料理,那会需要翩绮的意见,所以今天过去也只是和任茜聊聊天而已。

    翩绮到的时候,任茜家正在布置後天订婚的场地。不用另外租用场地,只在任茜家的後花园,那花园和朝祈家是相连的,中间只有一座花墙。如今在那坐花墙上开了一个适宜大小的门,将安保装置都移除了。

    翩绮没见到朝祈,他一直都在为任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情忙碌,越早定下来,对任茜家集团越好。

    翩绮径直去了任茜的房间,任茜正在试衣服。脸上并没有普通人试礼服时的欢乐。

    翩绮开门走了过去,任茜在镜子里看到了翩绮。她转过身,换下礼服,让服装师都下去了。

    “还是铁观音?”任茜询问了翩绮一句,倒也没等翩绮会答,就吩咐人上了茶。翩绮的喜好,她周围的人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一会茶就送到了。氤氲的热气飘起,翩绮忽然有些难受。他们总是对自己照顾的很,如今任茜有难,自己竟然帮不上忙。

    翩绮拿起茶杯,热气弥漫的一下,任茜也看不清翩绮的表情。放下茶杯时,翩绮已经恢复了正常。

    “你父亲身体还好吗?”公司的事情太多,任茜的父亲在投资失败後,又气又急住进了医院。

    他对任茜的母亲一直难忘情,也没有再娶,所以对任茜这个唯一的女儿是诸多宠溺。

    “已经好很多了。对亏伊遥和你在这边照料着。”任茜人在国外,不能及时回来,任茜父亲住院後的一切,都是南棣覃和余邈杉帮着操办的。

    “那是应该的。。。”翩绮有些犹豫,“你。。。真的想好了?”要一直和朝祈一起走下去,这是商业联姻,也许他们一辈子也不能离婚了。只能和对方过下去,才刚中毕业,精彩的生活才刚要开始,然而一切却又要结束了。

    “是啊,不然也没别的办法了。”任茜强打笑容“反正我也没喜欢的人,只是,朝祈和亦阮,都怪我。朝祈太讲义气了,我。。。”任茜的笑容终是维持不下去了。她在父亲面前坚强,在朝祈面前坚强,在所有人面前坚强,今天,她真的装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对不起乔狄。我对不起亦阮,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朝祈,本来他可以有一个亲密的家庭,有一个体贴的妻子,可如今,为了我,一切都没了。”任茜用手捂住脸,整个身子蜷缩在椅子上,眼泪无声的留下来,那是翩绮从没见过的无助到绝望的任茜。

    一时空气都安静了。只剩下外面传来的声音。

    过了一会,任茜的情绪冷静了不少,刚开始的疏离也减少不少。翩绮重新沏了一杯茶,递到任茜眼前

    “喝杯热茶,你会舒服一些。”任茜端起茶,看向安安静静坐在那的翩绮,心里也忽然就平静许多,也许是因为刚发泄了一下,也许是因为翩绮那沈静的气质。或者两者皆有。

    “你并没有答应乔狄,亦阮也没有答应朝祈。所以,这件婚事,你们不欠任何人的。”

    翩绮看着任茜认真的说道。

    “谢谢你,翩绮。”任茜还带着泪珠的脸突然露出个笑容。出事的时候,人才能看见你身边人的真心。庆幸自己交的都是真正的朋友,特别是朝祈。

 &nbs
《爸爸,我要嫁给你最新章节》《爸爸,我要嫁给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