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部分阅读

    苏晴说季然“小姑娘招人爱”,可是季然从见到言之后,要么是“明显的不是很友好,甚至有几分戒备”,要么称言“很爱管闲事的家伙”,这样的小姑娘招人爱?除非,这个小姑娘对一般人不这样,只有对认识或了解的人才这样。季然认识言?

    言被打后躺在病床上,“季然没说话,把豆浆倒进杯子里,过来坐在床边扶着我的头喂我喝。”季然为什么能做出这样的举动?

    嘉嘉和季然

    季然“抱着嘉嘉,我猜一定是她(季然)干的,嘉嘉的头被编了很多条小辫子,细细的麻花儿一样,每一条辫梢儿上都系着小巧的蝴蝶结。”季然显然很喜欢嘉嘉,为什么?

    “嘉嘉转过了头,伸手抱住了季然的脖子,这样的动作,只有在嫣身上才会出现,她似乎是很喜欢季然。”嘉嘉为什么对季然做出只对嫣做出的亲昵动作?季然和嘉嘉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嫣和季然

    “嫣……牵着嘉嘉的手来到床边,用略带疑问的眼神看了一眼季然。也许她想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坐在这里……”嫣对季然有种戒备心?

    在季然在场的情况下,嫣问言“你能原谅我吗?”这时却又对季然不戒备了?

    而且,显然季然知道嫣出轨的事情,“沉默了一会儿,问:「你很伤心吧?」”谁会告诉季然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这种成年人的故事?季然参与了什么,还是本来她的身份就决定了她一定会知道什么呢?

    第四,苏晴的故事

    这个时候,再来看一下苏晴吧。

    先看以前的故事。 “我前夫不喜欢去舞厅,也不喜欢我去,他是那种完美类型的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既体贴又顾家,年纪轻轻就接管了家里的工厂,虽然算不上规模,可经营的却也有声有色。”

    “我的那个前夫,不能说不好,只是在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他没有过一句挽留——他也许不知道,我是多希望他说一句原谅我的话!哪怕是言不由衷,哪怕只是一个谎言!可是他什么都没做,把我一个人放进了海里”。

    “到现在,我离婚已经七年多啦!孩子?要是有的话,也许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苏晴和言,“说不清什么原因,从心底觉得这个叫苏晴的女人有种亲切感,就像是个早就认识的朋友,已经存在于我的生活里面很久了。”言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仅仅是因为苏晴的亲切吗?

    苏晴对于言和嫣的事情,“当知道了你的嫣现在的处境,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实在不想看着她最终走到我这一步。你的确有权利不原谅她,可以恼怒她,忿恨她,可是,我希望你别抛弃了她!”言这时观察到,“说到这里的时候,她握着我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眼睛里突然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恐惧。在我的感觉里,那恐惧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有种逼人的寒冷。”苏晴为什么在此时如此恐惧?她又在恐惧什么?

    第五,娜生活里除佟之外还有一个认识的男人

    娜说言是“一个肯为妻子哭泣的丈夫,我自己没有碰到那样的男人”,又说“那时候我觉得你好可怜,像我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男人——为了一个离去的女人泪流满面!”自己没碰到过言这样的男人,又很久以前认识一个像言的男人。这个男人是谁?

    引述、猜测了这么多,该说说我的推断了。仅仅是猜测和虚构,不管说对说错,先都请风神谅解。

    免费txt小说下载

    第一,言就是苏晴的前夫,季然是言和苏晴的女儿。

    这先要有一个最基本的前提,就是言因为某种原因失忆过,文中也有说过言“我现在我的记忆里,除了嫣,几乎没有任何女人的影像。在过去的日子里,除了嫣,什么都没有!”言在文中三十岁才结婚,像他这种渴望感情的人,之前没有过恋爱,甚至婚姻?没有过喜欢、爱慕的女人?

    “我所有的记忆,几乎都在这座海边的小城”,那言曾经在杭州干什么了?

    与这个推断比较矛盾的是,苏晴说前夫不抽烟,并且年纪轻轻就接管了家里的工厂。言是抽烟的,而且言的身份似乎从来就是医生。

    那么,这个就要补充推断。言家里一直经商,其父多年在国外,那么家里还有一个工厂并非不可能,而且是言在经营,不然,言还有个哥哥,为什么言的父亲非要让言去国外接管言父生意?言是个完美主义者,与苏晴的前夫相似,并且对感情及其投入,“只知道这辈子从生到灭,守着爱的人,不离不弃至死不渝,才是我追求的。”后来的失忆,应该是对苏晴的出轨所受刺激太大,痛苦无
《y-妻子的欲望最新章节》《y-妻子的欲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