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南方燕子国

    燕子国国王燕赐独自伫立在“石燕楼”楼台前,双手反交叠于背后,神色凝重,目光眺望北方。

    从外头走来,看见父皇一副忧心忡忡,心事重重的模样,燕子国公主燕水灵,款步盈盈步上屋顶立著一只火石燕的石燕楼。

    “父皇。”来到父皇身后,燕水灵轻声唤。

    “水灵……父皇没注意到你来了。”转身,面对唯一的女儿,燕赐压下心中的忧愁,撑起唯独对女儿展现的溺爱笑容。

    “父皇,你是不是在担心二皇兄?”

    一语道出,慈爱的笑容瞬间被重叹声掩去。

    “欸,都怪父皇,明知道你二皇兄个性冲动,还让他知道天鹰国新任国王想铲平燕鹰山,完成一统南方大陆的野心。”燕赐无奈叹了声,“探子到现在都未回报,恐怕你二皇兄……”

    “不会的,二皇兄武功高强,就算没有达成任务,必能全身而退。”细眉微蹙,燕水灵明白这番安慰话,起不了太多作用。

    半个多月前,卧底在天鹰国的采子,回报天鹰国新任国王想铲平燕鹰山,完成一统南方大陆的野心,当时父皇忧心忡忡找来大皇兄和二皇兄商议囚应对策,孰科,隔日她二皇兄便独自启程,仅留字条告知他要前往天鹰国刺杀新任国王,阻止北鹰王茶毒生灵的行动。

    先别说二皇兄能否在刺杀北鹰王后,全身而退,他人能不能平安翻山越岭到达天鹰国,才是教人担心的。

    燕子国自愿到天鹰国当采子,维护南方大陆和平的人,何止千百,可是,仅少数人能平安越过燕鹰山,大部分的人全陷在山中身亡,少部分幸运回来的人说,不只山路崎岖难行,山中还有吃人野兽——

    思及此,燕水灵眉心紧蹙

    南燕王面向北方,语重心长地道:“律儿虽是冲动,但他肩挑一半维护燕子国人民平安的使命,若……牺牲他一人,能换来和平,也……值得!”

    听出父皇强忍悲伤说出这番话,燕水灵心中甚为不忍。

    “父皇,请你答应也让我去天鹰国。”燕水灵再度提出先前早已请求多次的一提议”。

    “水灵!?”

    “父皇——”燕水灵屈膝跪下,仰首心坚意定地说:“你说过,我们皇室一族的人,从出生落地那一刻开始,就肩负著燕子国和整个南方大陆和平的使命,没有任何人例外,那也包括我,不是吗?”

    “……”

    “二皇兄可以不顾自己性命前去,我若去,未必会牺牲性命,和二皇兄比起来,我幸运多了。”

    南燕王的手腾在半空中,微微发抖,倏地,转身背对女儿,眼眶泛红,默然无语。

    历代祖训皆告诫,除非燕鹰山这座天然屏障消失,否则,绝不能在老天爷恩赐的土地上动武,并且积极和天鹰国达哎和平共处,让人民免于战争恐惧的协议。

    他的父皇恪守祖训,将他两个姊姊送往天鹰国和亲,由于是走水路,却意外全葬身于茫茫大海之中。南方大陆四面临海,海平面看似平静,水中却暗藏急流,沉于海底的船只不可数,这也是野心勃勃的天鹰国迟运未能南攻的原因之一。

    若以南燕王的身分,他是该让水灵前往天鹰国,无论成功与否,皇室的人都该为南方大陆的和平尽份心力,若单纯以一位父亲的立场……

    合眼,南燕王重叹了声,他不该存有私心念头。

    “父皇,我若能去天鹰国,或许还能……保住二皇兄。”

    “水灵,起来。”燕赐扶起女儿,眼眶泛红。“父皇答应你。”

    “父皇……”

    “你先下去,让你大皇兄来见我。”燕赐强忍住心中悲伤,不在女儿面前落泪。

    “是。父皇。”

    见到父皇强忍悲伤的模样,燕水灵跟著难过起来,鼻头一酸,她急急转身,含泪离去。

    知道父皇舍不得她,燕水灵告诉自己绝不能在父皇面前展露一丝惧意,虽然她怕,她比谁都怕去天鹰国,那是一个陌生又残暴的国家,但纵使百般不愿,她仍是得去。

    半个月前,父皇让大皇兄修书给天鹰国新任国王,提及和亲一事,一眨眼,半个月已过,天鹰国仍未回覆,探子也未回报二皇兄的消息。

    她心系二皇兄的安危,忧虑得好几夜都睡不著。

    “公主——”

    躺上床,想歇会儿,婢女喜儿从外头急匆匆进入。

    “喜儿,发生什么事?”坐起身,喜儿一睑如丧考妣的哀色,令她攒眉。

    “公主……”一脸苦容的喜儿,抬眼对上主子,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喜儿,别哭。”燕水灵下床,握著婢女的手,突然想到可能发生的事,脸色倏地刷白,语颤地说:“莫非是我二皇兄他……他……”

    说不出,也不敢、不愿道出那不吉祥的话,燕水灵红著眼眶,朱唇微颤。

    喜儿摇头,“不是的,公主,二皇子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闻言,燕水灵松了一口气。

    “那你为何哭?”

    “是,是天鹰国回消息了,北鹰王答应和亲的事。”说著,喜儿又大哭了起来。

    燕水灵怔愣住。

    等了半个多月,终于盼到回音,没有一丝喜悦,心头大量涌上的全是惧怕。

    她不想离开祥和的燕子国,去到那个人人口中残暴至极的天鹰国,她不想离开父皇、不想离开大皇兄,也不想和喜儿分开,更不想……不想……

    总之,她万般不想离开。

    可是,一想到二皇兄不顾自己性命,翻山越岭前去天鹰国,至今犹下落不明,她怎么可以因自己私心,而畏怯不前?

    和亲一事,是她主动提的,如今北鹰王已答应这事,若她临时反悔,那后果,可是要全燕子国的人民来承担。

    “公主,如果你不想去天鹰国,那你和国王说去,国王最疼你,他一定也舍不得你,他会有办法解决这事的。”

    是啊,父皇绝对有办法的,可,她能去开这个口吗?

    “公主,你不要去,海里有大妖怪,它会吃了你的。”喜儿害怕的哭著。

    “没……没这回事,海里哪会有什么妖怪?”水灵知道,这些妖魔鬼之事,全是喜儿从一些爱说故事的人那儿听来的。

    “可是,好多人都被海里的妖怪给吞下肚。”

    燕水灵默然。喜儿说的,是在海上罹难的人,那是天候和海域的关系,压根不是有妖怪,何况,靠海捕鱼的渔民,不也常出海,平安归来的,大有人在。

    “公主,你不要去,喜儿求你了……”喜儿哭得好伤心,“你这一去,就算没被海怪吃掉,到了天鹰国,也会被北鹰王给凌虐至死……公主,你不要去,千万别去送死!”

    喜儿这一哭一求,把她弄得更加害怕。

    轻咬著唇,把涨至喉间的惧怕压回肚里,燕水灵勾起一抹足以令人安心的笑容。

    “喜儿,你说得太过,小心奶娘会拿竹藤打你手心。”

    照顾水灵的云大娘,也是掌管所有婢女的头头。

    “对,找云大娘,她一定也能帮忙想办法,让你可以不用去……”喜儿突地想到一个好办法,睁大眼,笑道:“对了,天鹰国的人又没看过公主你,让国王派个人充当公主嫁去,不就得了!”

    “若被识破呢?你能担保北鹰王不会因为我们欺瞒他,恼怒之余,更加坚定想攻打燕子国的决心?”

    “这……他未必会知道……”

    燕水灵打断婢女的话:“喜儿,我要去天鹰国,你不要再多说什么了。”

    “公主……”

    “我想去看看天鹰国和我们燕子国有什么不同,听说,天鹰国冬天会下雪,不知道雪是长什么样子,我真的好好奇。”燕水灵将一直以来对天鹰国的一丁点好奇念头道出。

    “可……探子不是有回报过,那冬雪……会冻死人的。”喜儿被主子唬得一愣一愣,当真以为主子心中充满好奇,想到北方看个究竟。

    燕水灵浅浅一笑。“那是在外头,下雪时,只要躲在屋里不出门,就不会被冻死。”

    “是这样的吗?”

 &nbs
《大王,你好坏【限】最新章节》《大王,你好坏【限】》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