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部分阅读

    张超群脑子里轰轰作响,又惊又怒,范遥他竟会背叛了自己!

    第434章 大结局(全书完)

    “范右使放心便是,我朱元璋生平最重义气,今日我们并肩作战,将来我们共享荣华。”

    “不错,鞑子占了我们汉人的江山已有百年多,如今是时候收回来了。”

    朱元璋放声笑道:“范右使,收回来是收回来,可惜的是,我们还要对付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这几路人马,这锦绣江山,可不是只有我们想得,虎视眈眈的人可也不少,哼,也不想想,我们明教猛将如云,谋臣如雨,不知道拥有多少人材,岂是那些不入流的泥腿子们能企及的?”

    范遥道:“不错,重八兄,若论智谋,当世之中又有谁能与你相提并论?若论军力,半个北方已经在我们手中,陈友谅、张士诚和方国珍这些人势力虽然也大,但龟缩在南方,长江天险和十万大军即可阻挡他们北上,待赶走鞑子,我们再挥师南下,统一天下,则大事定矣。”

    朱元璋得意的道:“是极,是极。我正是这么想的,我军已取山东,除去了鞑子的屏障,进兵河南一事,我们应该加紧步伐,彻底切断元朝鞑子的羽翼。然后夺取潼关,占据他们的门槛,到时候我们挥军大都,蒙古鞑子就势孤援绝,不战即可取之。再派兵西进,山西、陕北、关中、甘肃可以席卷而下!”

    范遥道:“正该如此!”

    朱元璋道:“话虽如此,但眼下却有一个危机,令我军无法顺利前进。”

    范遥道:“重八兄是指?”

    沉默了片刻,朱元璋道:“那个人是否本教张教主,我实在是分不清,我曾亲眼见过他,比当年张教主要年轻得多,才只是弱冠少年,若张教主仍在,也应有二十六岁了,而且,两者相貌绝不相同……”

    张超群藏匿在秘道之中,听到他提到自己,更是留神倾听。

    “……但有些识得他武功的人却说,那人懂得本教的乾坤大挪移,当世之中,除了杨左使和张教主之外,还有人会乾坤大挪移么?”

    范遥道:“未曾听说,乾坤大挪移向来是本教教主方可习练的宝典,如若还有人懂得,那就很有可疑了。”

    朱元璋道:“我也这么想,只此一项,就会令本教很多老兄弟人心动荡,对我们明教大业极为不利,更何况,就算真的张教主出现,他也无法继续担任教主的位子……”

    张超群暗骂:放你嫲的臭狗屁!老子当不了,你朱元璋就能当?

    “这几年来,我为明教大业,为中原千千万万被鞑子奴役的老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付出了多少血汗,山东境内,我们的军队除了我的号令之外,谁也不听,张教主武功是很强,却又有什么功劳了?我们辛辛苦苦建立的军队,又怎会听一个失踪了三年之久的陌生教主命令?哈哈,我倒不是觊觎这个教主的位子,而是担心我明教如今大好局面,会因此而土崩瓦解,反而被元朝鞑子趁机反噬,张士诚、陈友谅之流如何能抵挡?到时生灵涂炭,鞑子的报复将会更加厉害,唉,我想一想这个后果也后怕。”

    张超群心中一颤,登时动容。朱元璋这话……该不会是在说给我听吧?

    “唉,我朱元璋一片苦心,杨左使、鹰王和蝠王他们哪里会明白?他们忌惮猜疑,我都明白,我这几年来地位上升得太快,也不能怪他们会这么想,只不过他们却也不想想,今时今日我手中握有重兵,领军的将领也基本上都是濠州同乡,他们不听我的命令,还听谁的?难道他们真的觉得我离了明教就生存不下去么?非也,非也,我朱元璋有退路。我只是不愿过河拆桥罢了,人当饮水思源,我朱元璋是靠了明教才有今日,我当然不能撇下明教的兄弟。否则,鞑子知道明教四分五裂,派出大军前来攻打,我们明教岂不是危险了么?”

    听到这里,张超群愈发的觉得,朱元璋是在针对自己说这番话!只是他想不明白,不是说朱元璋武功非常低微的么?怎么可能探查到自己的存在?

    张超群迟疑着,朱元璋所言,他竟无法辩驳!的确,连兵权都抠在人家的手里了,还玩得起来么?朱元璋能够创造一个农民称帝的神话,不但是因为他这个人诡计多端,更具备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个人能力。并且懂得网罗天下名士为己所用。刘基、章溢、叶琛、宋濂、冯国用、冯胜,都是治国大材。而且广纳建议,著名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就是朱升带给他的成功的秘诀。而且,在建国初期,他的心腹也都基本都是同乡,那个时代的同乡,可跟现代不同,决不至于老乡见老乡,背后捅一刀,而是非常的团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拥有这样的班底,朱元璋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绝非偶然。

    张超群心中黯然,朱元璋说得再透彻不过了,现在自己若是杀他,极有可能造成义军覆亡,元朝的军队将会死灰复燃。还有一点是朱元璋没有说到的,倘若朱元璋在光明顶被杀,那些忠于他的将领,会否兴兵来为他复仇呢?只怕光明顶没有被元朝鞑子给攻破,反倒是毁于朱元璋的军队手里。张超群首次生出力不从心之感,一声轻叹,“唰”的一声,倚天长剑划出一道光芒,登时将门劈开,轻轻一跃,已出现在房间之中。

    朱元璋和范遥转头向他瞧去,竟是毫无讶色。

    张超群心道:果然行踪早已暴露了。

    朱元璋脸上露出笑容来,向张超群一抱拳,道:“你果然是张教主!”

    张超群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才知么?”

    朱元璋笑道:“本来我还不敢确信,但现下我却信了,张教主雄才大略,宅心仁厚,听到我这番话不知有何感想?”

    张超群却不理他,而是瞧向范遥。范遥当年能够为了寻找阳顶天而放弃光明右使的地位,能够为了维护明教不惜损毁自己的面容,这样一个能够忍辱负重的好汉子,竟然也倒向了朱元璋,这是张超群最为心痛的,他能够接受朱元璋的夺权,却无法接受范遥的背叛。

    范遥叹了口气,俯身下拜,恭恭敬敬的向张超群行了大礼。

    张超群沉声道:“范右使,倘若我定要你在朱元璋和我之间选择一个来当教主,你选谁?”

    范遥叹息道:“教主,朱元璋对我说,教主你今晚必定会从秘道中来光明顶,他果然没有猜错。本来,秘道已经是被封了的,朱元璋特意命人打通,并布置了暗铃,教主一进入秘道,其实这里就已经知道了。”

    张超群向朱元璋冷笑一声,道:“朱元璋,你果然很聪明。”

    朱元璋微笑道:“张教主,你过奖了。”

    范遥苦笑道:“功亏一篑!朱元璋,你可否答应我,不伤害杨左使和鹰王他们?”

    朱元璋点头道:“我原本就没有打算伤害他们。”

    范遥道:“如此,便多谢了。我还有一些事要做,要先出去一趟。”

    朱元璋抬手道:“慢!范右使是否要去通知韦蝠王,放弃放火?”

    范遥一震,道:“原来你连这个也知道了!”

    张超群听得不明所以,满头雾水。

    朱元璋笑道:“其实,蝠王轻功天下无双,困住他并不容易,更何况还有范右使你这个假装投效的内应。哈哈哈,放心,韦蝠王安全得很,现下正睡得香。”

    张超群听得“内应”二字,终于动容,道:“范右使,这是你的苦肉计?”

    范遥惨然笑道:“范遥有辱使命,功败垂成,眼下还有何好说,教主,是范遥无用。”

    张超群哈哈笑道:“范遥!我没看错你!”

    朱元璋笑道:“我若连这些都看不透,又怎能在三年之内爬到现在的地位!又怎能统率大军,指挥他们驱除胡虏鞑子?一统天下?”

    “哼,朱元璋,你以为就凭刚才说的话,我就会因此顾忌而不杀你么?我若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

    朱元璋点头道:“我相信,你已经练成了第六层乾坤大挪移,天下间还有谁是你的敌手?不过,你杀我做什么?我并非是你的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是鞑子,不是么?你杀我容易,杀鞑子却不容易,此时正是形势最乱的时候,是我们最终驱逐鞑子,建立汉人的江山,还是鞑子扑灭各地的义军,继续维持蒙古鞑子的统治,全看你一念之间了。”

    话音刚落,张超群忽然身形一动,下一刻,已来到朱元璋的面前,倚天剑对准了朱元璋的胸口,一声冷笑:“你少跟我花言巧语,老子一剑就能要你的小命!竟敢向我张超群下手!你以为我会中你的计,去费神什么天下百姓么?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的走势如何,随着时光流逝,终归成为尘烟浮云,岂是人力所能影响的?你让老子不爽,老子就要让你不好过!”

    朱元璋哈哈笑道:“张教主,你若杀我,我们在山东的义军,谁来指挥?我的将领又会不会为我报仇呢?难道便宜鞑子也不便宜我朱元璋么?假若你真的杀了我,你自问能取代我么?”

    张超群冷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无法取代你?天下大势,就只你一人瞧得清楚?”

    朱元璋忽道:“张教主,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将来若是你推翻元朝的统治,并剿除了张士诚和陈友谅之流,将来应该如何去治理天下?”

    张超群皱起眉头,道:“那有何难?首先,建立强大的军队抵抗外敌,把权力都抓在我手里,实现中央集权制,这是首要,再休养生息,大力发展生产力,降低赋税,此乃藏富于民,然后,澄清吏治,打击贪污腐化,此乃凝聚民心,并加强法治,令天下太平,更要加强教育,开发民智,鼓励商业,科技,学习宋朝的先进经验,如此,百年之后,将会出现另一个宋朝盛世!但是也决不能重蹈宋朝覆辙,军队的强大,才是保障一国存亡的根本。”

    朱元璋不住的点头,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来,道:“张教主,你竟有这等见识!我真的小觑了你!”

    张超群心中冷笑,老子虽然不是历史系毕业的,但基本的相关知识还是懂得一点的,忽悠你这古代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朱元璋又道:“我有个一直以来困扰我的问题,隋朝几次征战高丽,以至于劳民伤财,最后动了国本,民怨沸腾,最终失国。而我想的是,建立一个宋朝那样的富饶国家,也要拥有一支强大的军队,那么,高丽、东瀛、马来群岛、南沙、琉球那些土地,我想作为练兵的靶场,这样,可以随时保持军队的战斗力,并且开疆扩土。但我又担心会因为常年的征战加重百姓的负担,导致隋朝那样的结局,你认为有什么法子避免?”

    张超群有些错愕,朱元璋这是在干嘛?现在,他的义军才不过是拥有半个北方而已,连元朝都未能推翻,还没统一全国,就想到那么远去了?他是妄想家还是高瞻远瞩?

    “你不觉得自己想得太长远了么?你就那么自信能统一全国么?这算不算好高骛远?”

    朱元璋微笑道:“看得长远,并没有什么错。更何况,大势所趋,元朝迟早要灭亡。”

    张超群冷笑道:“你现下命悬我手,竟还有这等闲情雅致操心这个,可笑。”

    朱元璋摇头道:“我敢保证,你决计不会杀我!”

    张超群双眉一挑,冷然道:“你真自信,可惜你猜错了,我杀了你之后,那些事情都不需要去你去考虑,我会代替你当皇帝,打不打东瀛和高丽,我会去决定的,至于你的军队,我便放弃又如何?以我的能力,收服了张士诚和陈友谅的军队,加以训练,再去驱逐鞑子便是。”

    朱元璋脸上依然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只是淡淡的一笑,道:“范右使,对不住,请你先出去一下,我跟张教主有话要谈。”

    范遥一怔,迟疑着向张超群道:“教主……”

    张超群不屑的道:“你还能使出什么花样了!事无不可对人言,范右使,你留下听听这位将死之人是否会其言也善吧。”

    朱元璋笑出声来,道:“唉,张教主,有些事,你可以知道,我可以知道,但范右使却不能知道,一来,他听了也听不懂,二来,我还要他去带一些人来与你相见呢!”

    张超群眉头紧蹙,忽然想到灭绝师太和纪晓芙,心中跳了一下,脸上抽搐了一下,道:“朱元璋,是男人就别总是用这种卑劣的下作手段。”

    朱元璋道:“我如何下作?如何卑劣了?只不过有二十多位美若天仙的姑娘从天而降,自投罗网送给我来捉,这算卑劣么?”

    张超群心跳登时漏了半拍,二十多个?该不会是……

    朱元璋又道:“唉,张教主,其实,我们是可以合作的,我去夺我的天下,你去纳你的后宫,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何必非要逼我?”

    张超群心跳愈发的快了,沉声道:“你说从天而降是什么意思?”

    朱元璋却不说话,只是瞧向范遥。张超群道:“范右使,劳烦你出去回避一下。”

    范遥躬身应了,退出房去,将门关上。

    “你可以说了!”

    张超群冷冷的道。

    朱元璋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道:“可否请张教主先将倚天剑收起?”

    张超群不屑的道:“我若要杀你,岂须刀剑!”

    “锵”一声,还剑入鞘。

    朱元璋笑道:“小龙女、李莫愁、孙不二、黄蓉、郭芙……啧啧,张教主果然好胃口,好本事,竟连神雕侠侣里面的美女都能收了当老婆,我不得不说声佩服!”

    张超群心中猛颤,瞠目结舌的瞧着朱元璋,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竟然知道神雕侠侣!

    不可思议的望着一脸微笑的朱元璋,颤声道:“你……你究竟是谁!你是什么人!”

    忽然反应过来,神雕侠侣这个词,决计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的人嘴里!金大师是什么年代写的神雕侠侣?老天!不是吧!难道朱元璋竟然也和自己一样来自未来世界?

    朱元璋呵呵笑着,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掌,标准的握手礼仪!

    张超群茫然的也伸出手
《销魂倚天神雕最新章节》《销魂倚天神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