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采花录

采花录第53部分阅读

    秦峰心里有些不好受。他并非贪图林樱的美貌,尽管林樱那种让人几欲疯狂的美很是诱人。但是对秦峰来说,世上从来不缺少美女。心如蛇蝎的美人是可怕的,天赋的本钱加上毒蛇一般的心肠。造成的破坏往往比一些野心家还要可怕。所以秦峰曾一度想杀掉林樱,林樱那百试不爽的美貌在秦峰面前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就像一张纸盾,轻轻一指便能捅破。

    可是在知道林樱那悲惨的过往之后,秦峰对林樱地心思已经起了变化。现在的他。对那个曾经阳光可爱的小樱桃,只剩下满心地爱怜。

    车子在医院门前的停车场停下,秦峰在医院大门旁的鲜花店里买了一束鲜花。提了一个果篮,让宋然和安环去周围兜上一圈儿,自己一个人进了医院。

    他不清楚林樱喜欢吃什么水果,所以便买了一个网罗了很多种水果的果篮。他想着,里面总有一两种是她喜欢吃的吧?

    进了住院部大楼,秦峰来到林樱地病房前。特护病房的门关着,却没锁上,房间里偶尔传来一两声拨弈吉它弦的轻响。

    看来严真不在这里。今天是周五,现在还没到下午放学地时候。严真应该还在上课。

    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让自己脸上挂上如邻家大哥哥一般亲切柔和的微笑,秦峰敲响了房门。

    “请进。”林樱甜美地犹如甘冽的清泉般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声音听起来并没有特别大的不是,只是有些疲惫,有些中气不足,看来她的身体应该好多了。

    拧开门锁,秦峰推门而入,却故意用鲜花遮住了自己的脸,笑道:“猜猜我是谁?”

    “还用得着猜么?现在能来看我的,除了真真姐就是你了,秦峰哥哥。”少女甜甜地笑着,下午的阳光透过窗玻璃,在蓝白相间地床单上洒上一层金辉。

    “唉,被你猜到了。”秦峰故作懊恼地放下花束,笑着向坐在床上,背靠床架的林樱走去。刚才那一声“秦峰哥哥”叫得他心里甜滋滋的,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好像沐浴在温泉中一般,舒爽到了极点。

    走到床头的秦峰就像进了自己家一般,无比自然地将花束插进了床头的花瓶里。“喜欢吃什么水果?”他一边拆着水果篮子,一边问道。

    “苹果。”少女笑看着秦峰,纤手轻轻拨弈着横在身前的吉它。严格说起来,在林樱现有的记忆中,这是秦峰与她第二次见面。虽然一周前秦峰还来看过她,可是那时候她还处昏迷之中,秦峰来看她的事,也是听严真说起才知道的。可是在她心目中,秦峰便真的好像她的哥哥一般,既让她感到熟悉,又让她无比温暖。冥冥中,她只觉得这个曾经的邻居家的哥哥便好像她的亲哥哥一般,看到他,身上那些不适就像是被风吹走了一样。

    她却是不知道,秦峰那次以瞳术要杀她之时,却触及了她的内心,触及了她的精神本质。在那个时候,秦峰的精神力与她的精神力相交融,彼此的精神中都烙上了对方的影子,所以她才会对他有这种微妙的感觉。

    “跟我一样哦!”听到林樱说喜欢吃苹果,秦峰露出雪白的牙齿,灿烂地一笑,挑出果篮里最大的一只红苹果,向着她晃了晃,说道:“是削了皮再吃还是洗净了连皮吃?”

    “削了皮再吃,谢谢秦峰哥哥!”少女甜甜地说道,两个小小的酒窝悄然出现在她腮角。

    秦峰呵呵笑着走到阳台上。在水龙头底下洗净了苹果,用纸巾擦干之后,右手食中二指戟指作剑,冲着林樱眨了眨眼。说道:“看哥哥给你表演一下功夫!”

    说罢,他用左手食指将竖着苹果顶起,朝苹果轻轻吹了口气,那苹果便在他指尖上飞快地旋转起来,倾刻便旋成了一团滚圆的红球。

    接着他右手剑指朝着那旋转着的苹果轻削三下,又吹了口气,那旋转不休地苹果便停了下来,稳稳地凝立在他指尖上。

    随手拈起苹果的把儿,秦峰伸手一揭,便从那看似毫无异状的苹果上揭下了薄薄的一层果皮。以林樱地眼力。自然可看出,那果皮一圈儿又一圈儿的,无论厚薄、宽度均是一模一样。揭去果皮之后。那苹果还是如同方才有皮时一样浑圆,表面上无一丝突兀的凸起,就好像从没有被削过片一般。

    “怎么样,哥哥的功夫还不错吧?”秦峰微笑着将苹果放到了一个干净的果盘中,端到了林樱面前。

    林樱直看得目瞪口呆。痴痴地道:“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次,她已是直呼哥哥了。

    “还有呢!”秦峰冲她眨了眨眼,道:“你的嘴巴这么小。这苹果这么大,要是直接抱着啃,肯定难看死了。我给你切碎它。”说罢,他又是食中二指戟指作剑,隔空朝着苹果随手比划了一下,然后再一提那苹果把儿,竟将把儿连着果核一起提了出来。

    那果核中间椭圆两头凹下,上面只粘着薄薄的一层果肉,也是削得遍体浑圆。没有一丝突兀。

    而在秦峰提起果核之后,那中空的苹果便如花骨朵儿一般绽开,竟绽放成花朵的模样儿,整整齐齐地躺在盘子里。

    “一共三十二块,每一块都是一般大小,要不要数一下?”秦峰笑道。

    “不用数了!哥哥说是那就一定是!”目睹了秦峰神奇地表演,林樱似乎对他有了一种盲目的崇拜,端着盘子爱不释手地左看右看。

    “呃,苹果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看地。快吃吧,要是放得久了,水份挥了,味道就不好了。”秦峰看着她那小女孩一般天真的样子,心中只觉一阵温暖舒适。

    小樱桃本来就该是这样子的,阴冷残忍的樱子不是她,那只是一个由她父亲亲手造出的恶魔。而现在,那个恶魔已经不存在了,被秦峰和欧阳静联手消灭了。

    “这么好看,真舍不得吃呢!”林樱撅着小嘴说道,“都怪哥哥,削个苹果还弈出这么多花样儿,害得人家都不舍得吃了。”

    晕!秦峰真地好想去扑街,这怎么能怪到他头上了?

    “哥哥啊,要是我以后再看不到这么漂亮的苹果花儿那该怎么办?”林樱忽然有些幽怨地问道。

    “怎么会?你尽管吃,如果你想看,我随手都可以给你削的。”秦峰笑道:“或者,我教你这功夫如何?到时候,你就可以自己削了。任何一种水果,只是不是熟透了地柿子那一款的,都能削出漂亮的花儿呢!怎么样,你要不要学?”

    林樱低下头,嘟着小嘴儿说道:“说得好听,还不就是想着教会了人家,以后都不用帮我削这漂亮的水果花了。哼……”

    我再晕,秦峰现在真的真的好想去扑街,这哪儿跟哪儿啊?不过从女孩儿那幽怨的语气和眼神中,秦峰感觉到,女孩儿对他已经产生了一种类似于依赖的感情。那种感觉,并不是兄妹之间那种依赖,而是情侣之间的那种。以秦峰纵欲花丛地经验,自然看得出来。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秦峰真的只是想做她的哥哥,好好地呵护她,怜爱她。小樱桃的愿望,不正是想有一个像小时候保护着她直到死的亲哥哥一样的兄长么?

    秦峰有些想不通,为什么林樱只跟他见了两面,便会对他产生这种感情呢?难道是上上次来看她时,编的那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妹妹的故事太感人太深入人心了?

    秦峰自己也没意识到,有这种结果,全因为那次精神的交流。

    “那该怎么办呢?”秦峰硬着头皮问道,“总不能,总不能天天都让我给你削水果花朵吧?”

    “不行么?”林樱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嘟着小嘴说道:“还说是人家哥哥呢,这点小事都办不到。那人家还要你这个哥哥干嘛?”

    “真像个小孩。”秦峰苦笑道。

    “人家本来就是个小孩,才十七岁呢,还没到法定成人年龄呢!”林樱针锋相对地说道。

    “这个……算你有理吧。”秦峰摸了摸脑袋,在林樱床头坐下,用牙签穿起一块果肉,移到林樱的小嘴前,道:“来,吃水果吧。我答应你了,以后每天至少帮你削一朵这样的水果花。”

    “真的?”林樱眼睛一亮,拍手笑道:“那好,每天最少两朵,一朵放着看,一朵用来吃。嗯,想到了,把水果花放到透明的玻理缸里,冰冻起来,一定漂亮死了。啊,对了,下次削红苹果的话,皮就不用去掉了,那样子更好看……”

    小樱桃将秦峰喂过来的果肉咬着嘴里,鼓着腮帮边咬着果肉边含糊不清地说着,憧憬着满屋子各种各样的水果削成的五颜六色的水果花朵的情形。看着她这样快乐的样子,秦峰笑了。

    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不是么?

    第五卷枪在手破尽天下英雌第八十二章好大的后宫!(上)

    更新时间:2oo7…5…1115:24:oo本章字数:5566

    “以后要天天都来看我哦!”林樱笑看着已走到病房门口的秦峰,撒娇一般地说道。少女苍白的脸上已有了些血红,那妩媚的样子,尽显绝代风华。

    秦峰回头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大力地挥了挥手,然后大力地转身——砰地一声,额头居然碰到了那半开的门。

    “哎呀!”他怪叫一声,在林樱银铃般的娇笑声中落荒而逃。

    直到林樱的笑声听不见了,他才停了下来,脸上已现出温暖的笑意。

    他不是耍酷耍过了头,撞门是他有意为之的。以他的能力,又怎么可能转身时撞到门上?可是,只要能让林樱开怀一笑,再狼狈也没关系。

    来到医院门口,等了几分钟,开着车在这附近兜风的安环和宋然便转了回来,把他迎上了车。让秦峰惊讶的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两个女孩子居然买了几大包衣服,让人不得不感慨女人天生的购物能力。

    “是去看那个叫林樱的女孩儿?”宋然偎在秦峰的怀里,细声问道。

    秦峰点了点头,叼起一枝烟,却没有点燃,含着嘴唇上转来转去。

    “她可漂亮了!”宋然的脸上浮出一丝嫉妒,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秦峰身边女人多,要真是一个个地嫉妒起来,可能会被活活气死。“你是不是打算把她也泡上?”她在秦峰怀里扭着身子问道。

    “呃,这个,目前还没有这个想法。”秦峰实话实说,眼见宋然眼中满是不信。欲张口辩驳,秦峰马上加了一句:“不过事物是处于不断地变化当中的,现在没这个想法,不代表以后不会有。”

    “就知道你这花花肠子。”宋然撇了撇嘴。她不是个小气的女孩子,不过女人天生就是爱嫉妒的,像菲菲那样不知道什么是嫉妒地女孩儿少之又少。

    在前边开车的安环忽然说道:“阿峰,说老实话,你身边这么多女人,不觉得累么?你将来总是要娶一个的吧?瞧你的性子,应该是一个都不会放弃,那么你将来究竟娶谁好呢?”

    听到安环这一问,宋然马上竖起耳朵,静待秦峰地回答。

    秦峰想了想。说道:“在回答小环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相信这世上有长生不死的人么?”

    “长生不死?这怎么可能?”安环道。虽然她曾见识过秦峰纯以内家真气造出的烟火,但她至此还以为那只是秦峰变的戏法。

    宋然却是将相将疑。既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只因她曾见识过秦峰的本领。枪都打不死他,而且还可以将她从必死的毒气中毒中救活,秦峰的能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宋然觉得自己根本无从揣度。

    “长生不死是有可能的。”秦峰道:“事实上。我现在就已经到了长生不死的境界。如果没有意外伤害地话,时间已经奈何不了我了。”

    “少骗人了,以为人家是小孩子么?”安环咯咯笑道:“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宋然仍是一言不。显然还是相信秦峰多一点。

    秦峰耸了耸肩膀,道:“你现在不信没关系,以后你就知道了。”

    顿了顿,接着说道:“寂寞是最可怕的,我的生命将是很漫长地,在我漫长的生命中,如果不多找人来陪我,恐怕会寂寞得疯。所以,女人对我来说。是多多益善。等百载之后,世事变幻,我熟悉的亲友都一一离世,到时候我的身边,至少还会有你们这些知心的爱人相伴。而你们,也会在漫漫岁月之中,彼此成为好友。到时,既有爱人,又有闺中密友,便不会寂寞了。其实像我们这样地存在,一纸婚约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约束力。婚姻,也不过一个承诺罢了。但若我已经对你们作出了珍爱你们,守护你们一生的承诺,那么即使没有这婚约,也是没关系的。”

    安环且信且疑地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跟真地似的。照你这么说,难不成我们也能长生不老了?”

    秦峰呵呵一笑,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听说过么?我自是有能力挽留住你们的青春,而且,像我这种霸道的性子,是不会允许你们中的任何一人离我而去的。无论是谁,就算是死神阎罗,也不能将你们从我身边带走。”

    安环本来听得很高兴的,不论秦峰说的是真是假,他能有这个心,安环便已很满足了。可是细细品味秦峰刚才的话之后,安环忽然嗔道:“好啊阿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吧?照你这说法,那是把我们都比作鸡犬了?”

    秦峰愕然:“天地良心,我真可真没这个意思啊!小环你地联想力太丰富了吧!”

    安环哼了一声,道:“那我不管,你刚才就是这么比喻的,不管你是不是有意的你你已经把我们比作鸡犬了。哼哼,你自己说,怎么解决这事儿吧?”

    秦峰无语,他现在真的好想去扑街,好想好想进宫去练葵花,这女人为什么天生就会蛮不讲理呢?乖巧可爱如安环,也有逮着机会就不讲道理的时候,更别说别人了…”

    “那你说怎么解决吧,我任你处置。”秦峰辖出去了,现在跟女人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好好的讲什么道理?秦峰向来都是行动派。“等到了晚上,到了床上,有你好看的!”秦峰恶狠狠地想着,迅在脑海里边儿翻着av里边那诸如捆绑、滴蜡、皮鞭的s段。

    “嗯……暂时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说。”安环这边儿还挺高兴的,好不容易拿住秦峰一个把柄,可不能这么快就把它用了。好钢还得用在刀刃上。她却不想想,秦峰哪里是这么好说话的人?虽然不会做出打自己女人这种禽兽不如地事情,可是在床上的责罚,秦峰向来是毫不手软的。

    一路说说笑笑。安环很快就在秦峰的指点下,把车子开到了秦峰地别墅大门前。

    大门口站着一个铁塔般的大汉,身着迷彩装,军姿站得一丝不苟,眼神坚毅,神情肃穆。见车子开过来,他先向车子行了个标准的军礼,然后在看清车中的人之后,打开了院门。

    “咦,阿峰你家还有军人站岗啊?”安环好奇地问。

    她从来没有来过秦峰家。自然不知道站在门口的这家伙就是吕布。宋然却是认识吕布的,不过也有些不解,不明白这傻大个儿在玩什么花样儿。

    “他是白痴。不要理他。”秦峰说道,他自己也纳闷儿呢,这吕布什么时候玩上模仿秀了?

    作为这家里除秦峰以外唯一的长驻男人,秦峰对吕布还是挺放心的。这家伙自从被秦峰打傻之后,兴趣爱好已经完全变成了小孩子。和小朋友做游戏。搞搞恶作具,玩玩电动玩具,这些才是吕布乐此不疲的。至于女人。吕布好像已经丧失了审美能力,对家里那么多美女视若无睹。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吕布是个正常的男人地话,秦峰也是绝对不会把他放在家里的。

    车子停在了院子里,秦峰拧着大包小包,带着安环、宋然往别墅门前走去。走到客厅门前的时候,秦峰已经嗅到了那一股股彼此截然不同,却又同样令人心神舒爽地女体幽香。

    “嗬,都回来了啊!”仅凭香味。秦峰便嗅出他目前还在国内的的女朋友们全都在家,一个不少。这闻香识女人的本事让秦峰很是自豪,只要鼻子一嗅,便能辨别出谁是谁。

    推开大门,秦峰冲着那满是美女的客厅笑道:“嗨,姑娘们,我回来了!”

    王菲菲、段嫣然、周雅琪、张洁、南晨星、欧阳静、宋慧智这几个常驻别墅地女孩儿全都在客厅里,便连李灵玲、苏袖香都已经到了。李灵玲来还在秦峰的预料之中,毕竟他给她打了电话。而苏袖香能来却是在秦峰预料之外的了,不仅苏袖香来了,甚至连秦峰地徒弟宋文都来了,此刻正坐在客厅的角落里,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神魂颠倒地看着满屋子美女。

    菲菲、张洁、欧阳静、宋慧智四女正坐一桌打麻将,李灵玲、苏袖香、南晨星在斗地主,嫣然和周雅琪在麻将桌边儿上支招儿,小豆子以小女孩儿的模样在两边桌子之间跑来跑去,边跑边啃着蛋筒,看上去其乐融融。

    “…小好多女生。”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安环还是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会有这么多女孩儿,憋了半天才心有不甘地感慨了一句。而宋然,已经跟着秦峰来过一回,虽然上回她来的时候家里没这么多人,不过承受能力显然要比安环好得多了。

    “嗬,又带女人回家了呢!”周雅琪第一个跑了过来,大眼睛笑得眯起了月牙儿,色迷迷地上下打量了宋然和安环一阵,“身材不错哦!”说话间,她竟出手如电,飞快地在安环和宋然高耸的胸脯上捏了一把。

    “呀!”两女惊叫一声,扑到秦峰身边,一左一右地抱住他,眼神怪怪地看着周雅琪。

    “不要怕她,她只是跟你们开玩笑而已,她的性取向绝对正常,不然我也不会让她住在这里了。”秦峰信誓旦旦地道。这明显就是睁眼瞎白话儿,周雅琪性取向绝对不正常,这丫头是双性恋来着,不排斥男人,但对女人一样感兴趣。当然,秦峰虽然对断背不感兴趣,但是对百合,还是有着某种邪恶的趣味的。想想看,两个美女一丝不挂地在一起玩出各种花样儿来,该是多么地赏心悦目啊!

    “是么?”两女半信半疑,终于还是各自向周雅琪问了声好。

    周雅琪笑眯眯地道:“今天晚上你们住这里么?和我一起睡吧,我房间里的床又大又软哦!”

    “咳,”秦峰干咳一声。对周雅琪说道:“含蓄一点好么?不要吓到她们男。再西说,你房间里地床有我房间里的大么?她们今晚当然是跟我一起睡了。”

    周雅琪嗯了一声,道:“那也行啊,反正你房间里地床最大了。那我也和你们一起吧。”

    “这个……那好啊!”秦峰和周雅琪对视一笑,忽然一起出心照不宣的奸笑,直笑得宋然和安环毛骨悚然,不知道这两人究竟有何奸计。若不是周雅琪穿着低胸无袖t恤,可以看到那深深的乳沟,两女恐怕要以为周雅琪其实是个色狼乔装的女人了。

    这时段嫣然也过来了,先是甜甜地叫了一声秦哥哥,又跟宋然和安环道好之后,便扑到秦峰怀里,双手勾着他地脖子。神情忸捏地说:“秦哥哥,你好久,好久都没跟人家单独在一起了……

    一句话说完。脸已红得不成样子。秦峰一想,的确好久没好好喂喂家里的女人们了,敢情嫣然这小丫头是隐晦地表达出那方面的需求啊!虽然说上一句话脸便红了,不过对嫣然来说,有这种当面提出要求的勇气。已经是难能可贵,非常难得的了。

    麻将桌上和牌桌上的女人们也都收拾起了摊子,上来迎接秦峰。在将安环和宋然介绍给众女之后。众女便叽叽喳喳地说到了一起,便把秦峰晾在了一旁。最后在菲菲的热情邀请之下,菲菲、安环、宋然、张洁四女一起组成了一桌麻将,欧阳静、宋慧智、李灵玲、南晨星组成了另一桌麻将,嫣然、苏袖香、周雅琪则斗起了地主。

    被无情抛弃的秦峰异常郁闷地来到宋文身边,道:“你们怎么来我这儿了?”

    宋文撇了撇嘴,道:“你大老婆王菲菲打电话给苏头儿,让她来家里吃晚餐。苏头儿就把我顺手拉过来了。”说着,他一脸
《采花录最新章节》《采花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