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长官爱人

番外(二)迷一样的哥哥

    “哥哥”这个称呼,是在祝琪祯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名词,甚至超过了郑昕彦和老爸。我没有哥哥,所以哥哥的事情听得多了,也渐渐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哥哥。

    那么爱护妹妹,那么包容妹妹的哥哥,真是令人向往啊!我时常在脑海中刻画这个被祝琪祯形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哥哥,究竟是什么样子?

    她说哥哥是她见过最帅最好的男人,是我无法想象的。

    对于七七这样抽象的描述,我的确无法想象。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哥哥”,是在大三那年。

    祝琪祯生日那天,完成学业的哥哥提前从英国回来,带着满身风尘,直飞j市,只为了给祝琪祯庆生。

    那天,他穿了一身白,白色的衣服米色的裤子,还有一双白色一尘不染的运动鞋。

    我第一次发现有人能够将白色穿得那么好看,那么素雅,那么脱俗。

    看到他,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记得那天,他请我们整个寝室的女孩出去吃饭,我们几个都疯狂了,那么帅气迷人的男人,却如此亲切温柔。

    他为我们每一个人倒茶倒酒,举止优雅,谈吐随和,思维敏捷迅速,总是能够很快参与到我们的话题中来。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们心动,至少我已对他一见倾心。

    只是他没送七七礼物,这让我感到奇怪,大老远赶过来只为请妹妹吃顿饭?

    事后我问七七她哥哥怎么没送她礼物?

    七七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说:“有送,只是礼物不方便带出来。”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寝室的夜聊都离不开哥哥这个词语,话题总是围绕着他而展开,可七七似乎不太配合,总是对他哥哥的详细情况支支吾吾遮遮掩掩。

    我想,她应该是觉得要有更好的人才配得上哥哥吧?

    毕业后,我开始在家乡找工作,但并不顺遂。心烦意乱之余,更让我意外的消息传来,七七要结婚了,对象就是那个让她想方设法把自己扮丑去相亲的军人。

    我有些惊叹那个男人的眼光,那样打扮的七七他都能看得上眼?可同时又佩服他的眼光,七七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乖巧懂事却又坚韧不拔的好女孩。

    婚礼那天,我再次见到了哥哥,他穿着白色的休闲西装,看上去比新郎更像新郎。整个晚上,我的眼睛不自觉地都随着他的身影来回穿梭,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都让我捕捉并且深藏在心底。

    也是这一天,我才知道七七不一般的家庭身世,也才知道哥哥的工作虽然如七七所说的那样,是在公司上班而已,可她没说清楚的是,哥哥还是一个大公司的富总裁、富二代。

    这让我心底小小的一点梦想彻底幻化破灭,这样的男人又岂是我高攀得起的?

    他就像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可我并不是身披白雪的公主,他只是从我身边经过而已。

    带着心甘情愿的绝望,我回到家乡,继续着找工作之路。只是不久后,又一个令我意外的消息传来,七七告诉我,去她家的公司面试,职位是,哥哥的秘书。

    虽然没有期盼,但我愿意站在他身边,只是远远地看着,也好。

    这次的面试,并不是我想象中的过过场而已。面试中,也让我见识到了不一样的哥哥。

    他表情严肃,问题犀利,举止再无半分一年前来给七七过生日时的温柔亲切。甚至在录取我之后,上班的第一天,他明确告诉我:“不是因为小乖,我绝不会用女秘书。所以请你珍惜这个机会。”

    这就是工作中的他吗?

    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这样的他更有魅力?他一定不知道,认真专注的男人,更加让人无法自拔。

    在他的手下工作并不轻松,每天总有开不完的会,准备不完的资料,见不完的客户,加不完的班。

    可我乐在其中。他对我态度虽然不算和善,却总是装作不经意地指出我的错误,又看似无意地告诉我工作方法,避免了我的尴尬,也暗中帮助了我。

    不过,不要以为他这是喜欢我的表现。他对待每一个员工都有他独特的方式,能够让人不怕他却敬他,也能让你感受他的关爱,却不暧昧。

    我相信除了车间里的工人与他接触甚少,其他所有办公室里的中低层,不分男女老幼,都是心甘情愿地为他工作。

    与他接触久了,我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爱穿白色,因为他有严重的洁癖。他不能容忍灰尘,不能容忍肮脏,也要求他身边的人如此,甚至与人握手之后,他都会去洗手。

    这样的结果,是苦了我。

    我每天待在他身边,不仅要时刻注意衣着发型妆容是否整洁,还要常常去他办公室,将有一点歪掉的电话摆正,将会客后的杯子立即清洗。

    除了他的洁癖,更让我意外的是,这个男人并不像表面那般温和无害。至少在男女关系方面,就绝对不是什么清道夫一样的生活的男人。

    他经常会在开会时,将手机转交到我手上。然后在这或长或短的会议时间,总有各种女生打进来,并且每次的声音不尽相同。

    有一次他载着我去见客户的路上,一个电话打进来,他接起没说什么话,电话里一个女人尖锐的叫骂声通过手机传来。

    我有些尴尬,他却只是面无表情地将手机放在仪表台上,任对方骂着,然后却若无其事地开车。直到五分多钟后,那个女声不停地喂喂叫唤,他才不慌不忙地拿起电话,笑着问:“心情好些了吗?”

    我惊讶不已,佩服他的好脾气的同时,也被他这样的手段臣服。

    这样的男人,爱上他,不需要理由,因为他够坏,也够温柔!

    他还有一段让我觉得不齿的恋情。在一个高档的住宅公寓里,住着一对他养的双胞胎姐妹,不是抚养而是包养,因为每个月,是我把钱打到她们的账户上。

    那对姐妹花非常漂亮也非常相似,直到今天,我还是分不清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不知道他是否能分清,可分不分得清又有什么区别?反正两个都是他的。

    因为这些事,我一度对他非常不屑,私生活如此混乱糜烂的男人,怎么配做小乖口中的好哥哥?虽然我暗恋他,可同时痛恨他,恨他玩弄感情,恨他视女人如衣物。

    每天看着他认真地工作,因为加班应酬疲惫到双眼充满血丝,我又在心里为他心疼。我只能更加卖力的为他分担工作,适时的为他冲上一杯咖啡,或者在他累得如孩子般仰靠在办公椅上睡着时,为他调暗灯光,调好空调温度。

    我甚至不敢给他披件衣服,因为这样太暧昧了。他不喜欢,我知道。

    他将工作与生活划分得清清楚楚,他讨厌工作上与人牵扯不清,所以,如果我敢表露出半分对他有意思,我想,也是我离开他的时候了。

    当我正为他的私生活痛着又为他的辛苦忙碌疼着的时候,有一天,我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他做这些,只是为了让一个人看到,他的爸爸老祝总。

    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和爸爸进行没有硝烟的战争而已。

    他不浪情、不。

    他,有一份很执着也很痛苦的爱。

    那天已经晚上十点,可他还在办公室里坐着。

    他不走,我不能先走,这是他给我下的变态命令,不过我也的确不忍看他一个人
《长官爱人最新章节》《长官爱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