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竞技 > 出轨的男人

完结

    段肃看着他近乎崩溃的样子心脏也阵阵的缩紧,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些对他到底有没有用,如今也只能拼死一搏,两年他为了知道季成琣的消息花费了多少心血,从一开始的迷茫手无缚之力到现在一步步下着诱饵他花了太多神力气……

    季成琣嘴不由得发抖,沈佑君对他来说不仅是朋友更是他低谷救赎他的恩人,如今他出事了自己竟没有一点能帮忙的地方,多可悲多么令人可笑。回了国他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更没有可以拜托的人……

    “赵磬,她会。”

    四个字像是敲定了沈佑君死刑一般,季成琣呆滞在那里僵硬的扭过头看着他。“有没有,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方法……钱,有!她要什么就给什么!不要弄得沈佑君身败名裂好吗……”他不敢相信一位大众偶像做出这种事会落的什么口碑更不知道如果面对的刑事处罚是什么样的。

    “那也是我的孩子,不可能就这么原谅他的……”

    季成琣耳边不住的回荡刚才段肃说的这句话,就好像真的有人在他耳边不断的重复等他要忘却的时候就会再次出现在脑海里,他几乎是没有思维的推开车门走了出去,段肃也只能在他发现不了的地方开着车紧随其后,直到季成琣消失在一个拐角里猛地踩油门追了上去……

    “嘭——”

    …………

    段肃脑子空白的看着天花板看着上面嵌入奢华的灯,一张张季成琣的笑脸浮上了眼前,他甚至在问这是谁?耳边为什么会传来哭喊的声音?意识又逐渐的模糊起来……

    再次醒来的时候阳光很充足甚至刺眼,季成琣在哪?“季……”声音这么嘶哑不像是自己的,手脚好像本动弹不了一样,身上满了各种管子疼的不像是自己的一样,旁边似乎有女人的声音,女人见他睁开眼睛立马握住他的手。

    “段肃?儿子,儿子你醒了!?”段妈妈看到段肃睁开眼睛的时候眼泪一下子止不住的流出来。

    段肃看着眼前消瘦的母亲脑子一片乱糟糟的可他唯一的想法唯一想的人也只有他。“季……季……琣……成琣……呢……”几乎是用全部的力气才说出了话。

    “儿子!小季……小季……他……”段妈妈慌乱的躲避着他的眼睛。

    段肃睁着眼睛像是要掉出眼眶一样瞳孔放大,他想到了,他想到那天……他开着车撞到了季成琣?他撞到了季成琣?!!“他在哪!——在哪——!!”段肃忽然挣着身体一下子摔倒地上发出了巨响,他感觉好像这么一摔身上的各种零件都可以运作了一样,手到了冰凉的地板才让他感觉到一丝真实。

    段妈妈叫了一声在外面经过的护工听到声音也冲了进来紧忙把段肃抬到床上。

    段肃强撑着摆了摆手,他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成琣,在哪?”

    段妈妈看着眼前消瘦的儿子实在是忍不住放声哭起来。“季成琣在另一个病房你放心他没死……就是……”

    “就是,什,么?!”段肃喊了一声接着不断的咳嗽。

    “他的伤比较重……比较重……不知道,能不能醒来……”段妈妈抹着眼睛泣不成声。

    段肃脑子轰一声接着狠狠的咬着胳膊直至出血他都没有什么知觉天知道他现在看什么都是白色的过了好长好长时间魂才终于回到了身体里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能带我……看看他吗?”

    段肃被她母亲搀扶着一点一点的适应着身体的僵硬一点一点的走到重症病房外,透过窗子看着昏迷不醒的季成琣很久久到他的身体再次麻木,在此期间他或许想了很多……段肃再次醒来是在一天后他从母亲那里得知自己已经昏了三周了,脑部受伤庆幸的是身上并无大碍,但是季成琣就像是老天特意给他布下苦难,上天说你若渡过这劫难接下来你便会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你若过不了那你这一辈子也只能活在黑暗里。

    段肃基本上每天都在坚持恢复体力每天都坚持的去看季成琣,他只希望他睁开眼睛哪怕一眼也好,他可以放弃所有,他愿意倾尽所有。曾经他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他一定会回到自己身边,可这鬼门关走过一遭他才猛地发现人生不就那么回事你不去珍惜他就真的离开了你。

    段肃恢复好自己大概也在两周后了,他毫无顾虑的跟父亲坦白,他说他爱的一直都是季成琣,他说我欺骗您将近十年了,他说他可以放弃什么都不能在放弃他了,他说他和之前那些男孩在一起都是假的……他说了很多像是很洒脱一样,但是只有一句差点让他无法自己。他说,自己可能还有几十年的寿命可现在季成琣连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他怎么可能在自私的独自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和赵磬离婚了,赵磬并没有像想象当中的对孩子那么执着,她拿了自己该有的东西。临走前她说,你以为你能一手遮天瞒过所有人,到结局也不过伤己伤人罢了。

    沈佑君并没有被告,传闻也被不知名的人压了下来,那件事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沈佑君几乎每天都来医院看季成琣不论有多忙不论忙到几点,每次来时都跟他说很多话,他说季成琣就像他的亲人一样,在季成琣痛失双亲的时候自己也像是亲人一样爱着他,或许落到这么个结局谁都无法接受。

    霍文骏在知道段肃又住院的时候也和路画舟从国外赶了回来,路画舟对季成琣的愧疚是从心里深深埋下的,如果当初他能真的把段肃的所有挖出来那么季成琣也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

    周霖却像个画中人似的他蒙在鼓里,本没办法相信季成琣醒不过来的事实,他把一切全部怪在了段肃身上,他骂段肃猪狗不如在每次看望
《出轨的男人最新章节》《出轨的男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