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一百二十八场

    薄欢一听到这道熟悉的嗓音, 整个人都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直愣愣地呆立在了原地。

    刚才那道嗓音,是她听错了吧?还是说, 真的是她以为的那个人?

    这时候, 程执单手插兜走上前来打量了一番薄欢刚刚才用心完成的作品。

    树干上的“c&b”歪歪扭扭的,但是看得出来刻的人用的力很大也很用心,所以字体虽然不大, 但很清晰。

    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到。

    看完, 他就轻嗤了一声,“c是我?”

    c和b,就是程和薄的拼音首字母吧?

    隐秘的小心思被人当面戳破,薄欢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看到薄欢这副呆愣愣的模样,程执倒是笑了,“刚才不是刻的很开心么?怎么我一来就连话都不会说了?”

    薄欢张了张嘴,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怎么过来了?”

    程执一脸理所当然地说, “来种树啊。”

    明明十二班种树的地方离他们六班有好一段距离,他现在是种树种到六班的领地来了?

    薄欢急慌慌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回教室了。”

    说完,她就再一次落荒而逃。

    薄欢到教室里的时候离上课还有好几分钟。虽然没有老师在,但大部分同学都很自觉地刷着试卷。

    她安安静静地到自己位置上坐下。一坐下,李潇潇就上上下下看了她好几眼,奇怪地问, “你做什么去了?脸这么红?”

    薄欢啊了一声,忙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的脸很红,因为她的手一摸上去就觉得烫手。

    薄欢用手背贴了贴自己的脸用来降温,边轻声回答说,“我跑回来的。”

    李潇潇以为薄欢是刚刚剧烈运动完脸才这么红的,哦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了。

    只有薄欢自己知道她的脸这么红是因为什么。

    跑步的原因自然在其中,但是这不是主要的原因。

    主要原因是,她今天和程执有好多互动。

    而这些互动都足够她回味一年了。

    薄欢忍不住趴在了桌子上,感受着内心雀跃的心跳。

    完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心动的感觉了,而是深陷的感觉。

    但是薄欢也只开心了一天的时间,第二天等她到十二班去找程执的时候,她发现程执是真的不在班里了。

    这一次和之前那次不一样。

    上一次,薄欢以为程执已经不来了,但是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是这一次,她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程执。

    薄欢怅然若失,心口都好像一下子就变得空荡荡的。

    他明明说过,他会来学校的。

    是他骗了她么?

    这时候,江南从班里走出来了。他大大咧咧的问,“你来找小四呀?”

    薄欢极轻地点了点头。

    “你明天再来吧。”

    薄欢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感冒了,今天请假了。”

    薄欢的心情像是经历过过山车一般,短短几分钟之内就经历了大起大落。

    “他感冒了?!”

    “嗯。”

    薄欢抿抿唇,知道了答案,她刚准备离开,但是走出了几步,她又突然回头叫住了准备回教室的江南,“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吗?”

    薄欢手里拿着食盒跟在江南身后。

    灯火通明的程宅就在前方,薄欢小跑着到了江南身旁,感谢道,“今天真的麻烦你了,谢谢。”

    程执是和程老爷子住在一起的,这种住宅区没有熟人带,还真进不来。

    江南很无所谓地摆摆手,“小事儿。”说完,他看了一眼薄欢手里拿着的食盒,有些惊讶,“这些都你自己做的?”

    “是呀,我特意多做了,等会你也尝尝吧。”

    江南笑得一脸暧昧,“不了不了,这个我就不和小四抢了。”

    江南这人一旦打开话头,那就真是停不下来,“对了,之前你不是说垂涎小四的么?那我告诉你,你可有福了。”

    薄欢,“……”

    她一脸尴尬,不知道江南怎么又把话头转到那方面上去了。

    江南看薄欢没说话,又接着低声出卖自己的兄弟,“真的,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能不知道?那身材,真的没话说,不过到时候你也要悠着点,可别把小四榨的太狠了。”

    薄欢只觉得江南不愧是今后的情场浪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满脑子是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不过……

    听江南这意思,除了有一点看好戏的成分在,怎么好像还有一些认可她的意思?

    薄欢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你不反感吗?”

    江南一脸莫名其妙,“反感什么?”

    薄欢低下头看着脚下的路,“反感我喜欢他呀。”

    江南嗨呀了一声,“我和他又不搞基,你喜欢他,我反感你干什么?”

    薄欢知道江南理解错了她的意思,就又解释了一句,“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他的好兄弟,你不反感我,就是觉得我可以和他在一起?”

    江南转了转眼珠,薄欢这意思他现在懂了。

    他作为程执最好的兄弟,既然不反感她,那换个角度想不就是他可以成为她有力的助攻么。

    江南嘿了一声,“虽然吧,程执自个儿的主意很正,他根本不会受别人的影响,但是如果你需要我多帮你在他耳边说说好话,我也是可以的。”

    薄欢笑了下,“谢谢你。”薄欢没想到自己居然先得到了程执兄弟的支持,这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到了程宅,薄欢才发现虽然程宅灯火通明,但其实并没有多少人间烟火气。

    程老爷子老当益壮,忙着管理公司,很少在家。

    至于程执的父亲,更是一年到头都难得回来一次。

    所以这个面积极大的,又十分豪华的屋子,其实除了管家保姆厨师之类的人,只住着程执一个人。

    江南熟门熟路地往二楼走,“小四不是在睡觉就是在打游戏。”

    薄欢扫视了一圈四周。

    这栋老宅,和她记忆里的模样很不一样。

    事实上两辈子加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来程宅。

    但其实上辈子她是见过程宅的样子的,从某一档真人秀的节目里。

    那一期的特邀嘉宾就是顾眠。

    那时候的程宅明显要比现在的温馨很多。有很多绿植,装饰,还有一只老态龙钟的白毛小狐狸。那只小狐狸已经很老了,毛发也已经很稀疏,但是顾眠和她女儿都很宠它。

    “快来!”

    江南活力十足的语气成功打断了薄欢的回忆。

    她抿抿唇,哎了一声,“马上来。”

    江南意思意思的敲了两下门就打开了程执的房门,果然不出他的所料,程执正在打游戏。

    薄欢从江南身后挤进门,听着电脑里激情洋溢的游戏声,她又看了一眼面上看不出丝毫病容的程执,问,“你不是感冒了?”

    程执大言不惭,“是啊。”

    薄欢犹豫了两秒,还是问,“可是,你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感冒的样子。”

    “今早起来我有点流鼻涕。”

    “那现在呢?”

    江南哈哈大笑,毫不留情地戳穿程执,“现在看他这生龙活虎还能打游戏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什么事情啊。”

    刚好一局游戏结束,程执退出游戏,然后慢悠悠地自己转向他们的方向。

    他没理会来自好兄弟的打趣,问,“你们怎么来了?”

    江南刚刚才戳穿自己的好兄弟,现在就又毫不留情地把薄欢给卖了,“喏,还不是她,一听你感冒了担心的要死,非要来看看你才放心。”

    薄欢瞪大了眼,心里总算是对江南的无耻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绅士风度?

    他到底知不知道女孩子都是要面子的?

    他居然就这么把她卖了,连一丁点犹豫都没有。

    高中时期的江南可真是不讨喜啊。

    可能是看出了薄欢此刻的局促和羞涩,程执主动开口递台阶,“你别管他,他从小到大都是这个贱样。”

    江南嘻嘻笑了两声。

    薄欢把食盒放到程执的桌上。

    “你吃过晚饭了吗?”

    程执看到这个食盒有点意外,“还没。”

    薄欢有些局促地解释说,“我本来以为你感冒了,所以就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些清淡的食物……但既然你没有生病,那……”

    薄欢还没说完,程执就已经动手打开了保温食盒。

    保温食盒一共分三层。

    第一层是各色水果,高维c的猕猴桃,还有火龙果,小番茄,还有葡萄。搭配的红红绿绿的,格外好看。

    第二层是玉米木耳排骨汤。

    第三层是满满的一层青菜瘦肉粥。

    程执看到这诚意满满的食盒,眸底飞快闪过了一抹惊讶。

    这些东西,都是他喜欢的。

    无论是第一层的四样水果,第二层的汤水,还是第三层的粥,都是他很喜欢的。

    是巧合?

    不,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巧合?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

    江南惊奇地哎了一声,“小四,都你喜欢的?”

    就连他都不知道程执喜欢吃这几样东西。

    他这个兄弟是不是做的太失职了?

    薄欢垂下眼没解释什么。

    这些东西自然是上一世两人高
《佛系少女穿书日常最新章节》《佛系少女穿书日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