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

    炕边,嘴里说着,眼睛却直盯住躺在床上腰上已缠了布带的主子,心里焦急。

    “他,派你保护我?”馥容喃喃问。

    受到袭击后,兆臣昏迷已经三天,这三天她衣不解带,直陪在他身边。

    “是啊!”卫济吉故意说:“爷明知道奴才这人天生就爱打架,却偏偏派我来保护您,不让我到参场去大干场,实在太委屈奴才了!”

    这三日卫济吉与敬长轮流来看主子,已将过去数十日王府发生的事,与兆臣的计谋全都对少福晋详细说明了遍。

    现在,馥容已经知道兆臣当初为何要休妻的理由

    “对不起。”她呐呐地为兆臣跟卫济吉道歉。

    卫济吉愣了愣,听见少福晋娇娇软软跟自己道歉的声音,老脸忽然红了。

    “其实爷是为了要保护您。”他搔搔头,不好意思地道:“其实奴才也明白,少福晋是主子最重要的‘事儿’,事实上奴才是被重用,不是被下放,刚才只是发发牢马蚤,因为奴才天生爱打架,无架可打,才会犯嘀咕。”他呵呵笑。

    他接下说:“话说回来,主子太重视您,除了派奴才来还不够,还派了队近卫跟过来,票人马浩浩荡荡的,害奴才无时无刻提心吊胆着,怕要穿帮!”

    “穿帮?”

    “是呀!有回您那丫头在窗前,见到咱们还大惊小怪地鬼叫了声,反倒把咱们给吓了大跳。”卫济吉说。

    “原来,”她领悟过来。“原来禀贞在窗外见到的鬼影子是你们?”

    “鬼影子?”卫济吉怪叫声。“那丫头不怪自己鬼吼鬼叫吓死人,竟然还叫咱们是鬼影子?!”他瞪大眼睛故意逗馥容。

    馥容知道,卫济吉是怕自己忧心过度,才拿话逗她。

    她很想笑,可是兆臣没醒,安危尚有不测,她真的笑不出来。

    “话又说回来,”卫济吉见逗不了她,便将话匣子打开,开始唠叨个不停:“奴才听敬长说,爷见不到您,就天到晚拿着张您的小画,不但天天看时时看吃饭看走路看骑马看连阅公卷也搁在旁看——简直就把您那张画像当成了绝世珍宝,不但要看还得要摸,摸过了还要揣在心坎上贴在胸口前,啧啧啧,那情景简直就不是‘恶心’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话说完,他还鸡皮疙瘩抖阵。

    馥容脸红了。

    见到她红了脸,那苍白的小脸终于稍微有了点血色,卫济吉满意地露出笑容,再接再厉地继续揭他主子的底:“按奴才说,这爷也实在对您太小心太过于保护了!虽然这也没啥不好,可奴才也没料想,这爷怎么遇见少福晋您就变了样,简直太婆婆妈妈,太像娘们样——”

    “够了没?再掀你主子的底,我罚你到菜园种菜三年,三年不准打架。”

    冷不防从炕上冒出的声音,把卫济吉吓呆了!

    “兆臣!”馥容声音微颤。

    她揪着心,手都冰冷了。

    “爷爷爷爷爷”卫济吉吓得结巴了。“您这会儿怎么就醒了?!”

    早不醒晚不醒,在他偷偷跟少福晋报马时,竟然就醒了?

    “唠叨个没完,死人都被你吵醒了。”他说话很慢,听得出体力尚且虚弱。

    “卫济吉,麻烦您请大夫过来,要快!”馥容回头交代卫济吉。

    “是,奴才立刻就去!”卫济吉也心急着找大夫,顺道开溜。

    卫济吉离开后,兆臣又开口:“容儿,我”

    “你不要说话,现在不要说话!”她颤着声,好紧张,好害怕,怕他气血翻涌牵动伤口,新长的肉又要撕开。

    紧紧地握住他的大掌,她冰凉的小手微微颤抖,仿佛生病的人是她。

    他叹息。

    “容儿,我没事,你不要担心。”柔声安慰。

    她哭了。

    这回是喜悦的哭,是放心的哭

    她已经不必再在他面前克制自己的感情。

    “别哭,”他心紧。“又是我的错,我又把你惹哭了”

    “兆臣!”她啜泣。

    泪,更是流不止。

    他再叹息。

    伸手,他小心地温柔地呵疼地轻轻抹去她颊上的泪。

    “过来,我想尝你。”他说。

    “兆臣?”她抬眸,不懂。

    “小傻瓜,我没事了,还哭什么?”他低柔地说,然后压下她的小脸

    当他的唇碰到她那刻,她的眼泪却流得更凶。

    他仍然微笑,然后温存地仔细地贪婪地慢慢吮去她颊上那颗颗滚滚而落的珍珠

    “别哭,我心好疼。”他说。

    她眨眼,心在颤抖。“好,我不哭。”

    “还怨我吗?”他低柔地问。

    她摇头。“卫济吉与敬长,已经把真相告诉我了,你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对我说明?”

    “当时你恨我,不会相信。”

    “我怨你,可是不会恨你。”她柔柔地说,水润的眸子盈满了楚楚的爱情。

    “为什么?”他问,灰黯的眸子灼起了光亮,心发颤。

    “因为,我对你的爱比恨还多。我承认,你给我休书时,我真的很想恨你,可是我用了很大的力气,还是没有办法恨你,只好想办法忘了你”

    “当初写那封休书,有特殊的目的。”他握拳,沉缓地吐气。“当时我必须用那样的方式把你送走,只有那么做才能够保护你。”

    当他接获卫济吉来信,知道她于下乡途中晕倒时,几乎不能克制自己,冲动地立刻想奔出城外见她

    但正是因为想要保护她的强烈意志,他硬是压下内心焦灼的渴望,忍住想见她的冲动,捺着性子等待参场的事彻底解决。

    等到第二日,他再看到卫济吉来信回报,得知她已有身孕,他又像个傻子样,对着那封书信猛笑,那天他神采焕发,面对整日给他臭脸的额娘与德娴,都能由衷笑得开心

    他的女人,他的女人纤柔的身子里,正孕育着他与她的骨血。

    “我知道,现在我已经知道切了。”她将脸贴在他的心口上,软软地对他说:“兆臣,我爱你,我离不开你,我已将那封休书撕毁了,所以这辈子你再也抛不下我,甩不开我了。”

    他喉头滚动,大手也发颤。“容儿”

    “而且我会黏你辈子,”她继续说,将这三日来压在心里,害怕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的话,股脑儿地倾吐而出:“我要早也黏你,晚也黏你,你上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你回房里我就坐在你腿上,你在书房我就偎在你身边磨墨,你出门必须要带上我,你进宫我就守在午门前等你兆臣,你会腻我吗?”

    他心烫得没有办法喘气。“我怕,腻的人是你。”哑着声,他的俊脸因为紧张而绷紧。“你是我的心头肉,容儿。”他喃喃说。

    “心头肉?”她笑了,她喜欢这个称呼。

    娇娇软软的笑声,影响着他所有的情绪。

 &
《有容乃大(下)最新章节》《有容乃大(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百炼飞升录(虚眞) 床上的泥娃娃(不详) 极乐(调教系,慎入)(傀儡偶师) 邪神降临(血夜独狼) 金融时代(白凝霜) 我是夸梅布朗(天天涨停板) 厨娘要翻身(澈三少) 激情雪色(季纱) 禽兽日记(婀娜) 我的美女仙师(墨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