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寒-匪我思存第 8 部分阅读(1/7)容海正的离婚协议书。时间与地点,都出乎她的意料。她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重新投注在容海正的身上,他依然是那样平和淡然,但-务必要开心-XiangHanFeiWoSiCun
        • 第 8 部分阅读(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种奇妙的想大哭场的冲动,就在几天前,她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坐在言家祖宅的书房里,听律师念她与容海正的离婚协议书。时间与地点,都出乎她的意料。

          她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重新投注在容海正的身上,他依然是那样平和淡然,但是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平和淡然后竟有那样的丑陋狰狞。在她与他共同生活的年里,开始和结局都是这样令人始料不及,她真觉得像做了场噩梦样,而这个梦魇,却是她辈子也无法摆脱的,她注定要与他纠缠不清,大概是所谓的孽缘吧。

          珠宝首饰,他全送了她,他是很大方的人,她从来都知道,对于她他是肯下投资的,因为他够狠够毒,知道她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只不过让她洞悉天机,反噬他口,这大概也是他始料不及的吧。

          新海的房子也给了她,自此役,他可以潇洒地退出这里,拿着以十亿为单位计的盈利,回他的美国老巢去。

          加拿大的房产新西兰的农场荷兰的公司。。。

          分了他的不少财产,他大约心里也不好受吧。

          末了,就剩些签字之类的场面了。

          她说:‘我还想要样东西。”

          他喝了口咖啡,说:“请讲。”

          律师大概很少见到这样慷慨的丈夫,所以带着点惊讶望向洛美,诧异她的贪心。

          她淡淡地说:“我要言家所有的家传首饰。”

          他放下咖啡,微笑着对律师说:“给她。”稍顿,望着她说:“省得你再嫁言少梓时,他拿不出什么珠宝给你压场面。”

          他到底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刻薄话,她不动声色地在律师加上那条条款后,接过了副本。

          “请双方签字。”她接过了笔,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官洛美”三个字,容海正在她抬头之后,才冷笑了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将笔往桌上扔。

          律师仔细地收起了文书,洛美站起来,容海正将串钥匙扔在桌上:“这是家里的钥匙,我的切私人物品请统统扔掉。”

          说完这句话,他便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出去了,律师也跟着他出去了。她麻木地拾起了那串钥匙,冰冷的金属贴在她的掌心。

          家?

          现在那里充其量不过是所房子罢了。她心灰意懒地走到保险柜前去,保险柜中都是珠宝,现在已全是她的了,律师交给她的文卷中,有密封的保险柜号码,她捡了这个拆开来看了,对齐了密码打开。

          那个红色的锦盒就混在大堆各色首饰盒中,她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