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简繁】里结局结篇(1/7)中,无妨,都无妨。一带白衣迎风猎猎,黑靴踏地,腰有血玉,沉沉天光中走来,他身后肆虐风雪狂声骤作,眸低巨兽爪牙狠利,嘶声-郑小陌说-QingGuoJianFan 

里结局结篇(1 / 7)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凛冬大雪,正是天高风寒。

六棱刀片刮在面上,刀刀狠利,时钰迁似无所觉。

狐裘落在天牢,雪伞忘在家中,无妨,都无妨。

一带白衣迎风猎猎,黑靴踏地,腰有血玉,沉沉天光中走来,他身后肆虐风雪狂声骤作,眸低巨兽爪牙狠利,嘶声大吼。

心中一腔嫉恨毒血,焚尽天光。

凤凰暖阁那朱红宣门劈啪,几乎被他力道折下。

外殿。

中殿。

内殿。

阴风无止境一路旋到底,扒开珠帘刮至夏倾颜面前,眉目苍白双颊病红,摧枯拉朽之势却在她一个眼神中,生生止步。

那乌黑深潭,冷过窗外风雪。

“卿家未通报便擅闯而入,是有急事?”

她搁下批红,眸中敛光,两口深潭满写止水。他心血凉了凉,却又反噬,怨气上涌,忽而竟委屈起来。

“倾颜,我冷。”

他攥紧手中黄绢,前逼两步,低哑嗓音划过,铺在夏倾颜心尖。

一僵,迟疑瞬刻,又似无所觉。

“如此。那朕命人多备个手炉,时卿家出宫时也可免去些寒苦。”

她微微笑,眉眼端方。

“卿家可有正事?若没有,擅闯皇宫内殿,许是免不了些皮肉之苦了。”

时钰迁霎时钉在当地。

怔愣片刻,心底山风呼啸而起,狂岚三丈三。

她果真不要他了。

念头方出,这一时悲苦大过天,小半生起起伏伏,再没一刻涩过此时。

黑气弥漫。

定一定,忽而展颜轻笑,森然鬼气拔地而起。绕过那镶金龙梭案站她身旁,他手中黄绢柔柔搁在下,轻缓展开。

“倾颜,还给你。”

长篇大论,朱批描红,遒劲字眼层层叠叠俱都压在个触目惊心【杀】字下。

杀。

杀气凌云霄。

指尖轻抚,广袖寒凉,官袍水绸划过她颈间开襟,他极爱重的将那面孔转过来,死寂般眸子吞天噬地映不出半屡光,猛兽脱闸,紧锁的,只有她。

此时夏倾颜面上才终露了些惊诧,为他这幅鬼魅样子惶然几分,又有些解气。

他该知她决计不会去他官位,却还是一副失天失地的鬼样子,中了邪似的跑来。

↑返回顶部↑

目录